【9500億財政赤字:險不險?】1980年全國的財政赤字128億

來源:讀后感 發布時間:2018-12-18 點擊:

     溫家寶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說:為彌補財政減收增支形成的缺口,擬安排中央財政赤字7500億元,比上年增加5700億元,同時國務院同意地方發行2000億元債券,由財政部代理發行,列入省級預算管理。全國財政赤字合計9500億元,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在3%以內
  
  仍在安全警戒線內
  
  9500億的財政赤字被稱為史無前例,并引發一些人對于經濟安全的恐慌。但是被采訪的專家的觀點幾乎一邊倒,均認為,中國的赤字率相比歐洲國家還是較低,9500億元的預算赤字凸顯力度空前的財政擴張,但規模仍在風險警戒線以內。要促進中國經濟在2009仍然能夠發展并且達到8%的目標,財政赤字不是洪水猛獸,不必如此懼怕。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在安全范圍之內
  按照國際通行規則,3%是赤字的警戒線。國家統計局通報的2008年全年GDP情況,總額為300670億元,增長9%。如果按此計算,9500億元財政赤字的規模,已經占到了2008年GDP總量的3.1%,總體來說,還依然是在一個安全范圍之內,但我們依然要關注風險的問題。4萬億的投資效果怎樣,這樣的模式會不會再次拿來使用?如果一旦出現風險,將會對政府形成挑戰,所以,政府投資4萬億的財政政策應該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
  中國社科院金融所貨幣理論與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楊濤:問題不是特別大
  9500億財政赤字差不多已接近3%的警戒線,但是前幾年國家的財力增長還是比較快的,政府稅收也是超快增長,這就為目前國家的實力積累了一定的財政基礎,考慮到未來GDP可能會較快地反彈,這個問題應該不是特別大。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教授安體富:赤字屬于積極財政的一部分
  當前收入減少,支出增加,赤字是必然的。赤字屬于積極財政政策的一部分,積極財政政策減稅和擴大支出兩個特點決定了必然會出現赤字。最近以來中國的赤字水平一直維持在較低的水平,為了盡快刺激經濟、克服經濟危機,可以適當采取加大赤字的措施,即使突破3%的警戒線也沒關系。目前直接減稅并不一定能夠刺激消費,主要是收入差距較大,導致整個社會消費傾向較低;而投資見效較快,且投資額中一般有40%將直接轉化為工資帶動消費。為盡快刺激經濟增長,用些猛藥也屬合理。
  
  9500億財政赤字的合理性何在?
  
  其實,對于中國采取激進的措施擴大赤字的確是必要的,而且在政策的力度上必須加大,這都是大家的共識。按照4萬億的刺激計劃,到2010年底中央財政應該安排的資金是11800億元,而在財政增收大幅滑坡的情況下,這11800億的公共支出無疑需要財政赤字。但我們需要明白:9500億的規劃的合理性, 9500億的匡算過程,以及在突破3%的國際警戒線之后,以什么樣的制度安排預防可能發生的風險。
  現在大家都認為,中國應該擴大赤字刺激經濟,然而,這并不意味著亞當?斯密的財政平衡論毫無意義,寅吃卯糧意味著對未來的信心,但必須有一個安全的度,否則就成了對未來的過度透支。從2009年的情況來看,1月份財政收入為6131.61億元,比去年同期下滑17.1%,跌幅令人目瞪口呆。而在宏觀經濟的其他指標都沒有明顯好轉的情況下,經濟的未來并不確定,什么時候探底仍然是一個未知數。這種情況意味著,2009年的財政收入的困難也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如果財政赤字過大,意味著經濟未來的宏觀風險也在加大,而這種風險,無疑也具有乘數效應。
  9500億的赤字同時也意味著,4萬億投資中,政府支出所占的比重將遠遠高于11800億元,如果11800億的支出計劃不變,財政赤字只要達到6000億左右。這其實也透視出,在4萬億的投資效果尚未顯現的情況下,政府將再次加大公共支出的力度。但如果我們把刺激經濟的重頭戲都放在政府支出上,對民間投資無疑具有很大的擠出效應,本該屬于激活民間投資的領域,因政府的投入而無法進入。合理的制度設計應該是,政府用很小一部分的資金,去撬動民間沉淀的資本,而不是政府唱獨角戲。有可能造成宏觀政策在實際效果上的悖論:我國經濟本身的問題之一就是產能過剩,而政府的過度投資必將使這種情況更加雪上加霜。
  在經濟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的情況下,在政策層面下猛藥、出重手都無可非議,但前提是要對癥下藥,找出中國經濟真正的問題,并且在重大政策上盡量講求科學決策、民主決策。我們目前尚看不出9500億赤字的政策合理性何在。而且,就數字而言,近10年的財政赤字占GDP的比例也大多在2.5%以下,即使是在財政赤字占GDP比例最高的2002年,也不過是3.02%。有些觀點認為,就中國的經濟增長而言,3%的安全線有點過低,應該按照5%的標準來衡量中國財政赤字的風險,這種論調本身一方面沒有任何根據,另一方面,根本沒有考慮我國巨額的“隱性赤字”,比如,社保欠賬、地方債務,如果把這些都匡算進去,我們的真實赤字率已經遠遠超越了3%。
  毋庸諱言,盡管我們的經濟狀況的確很嚴峻,但還沒有嚴峻到宏觀政策手忙腳亂、破釜沉舟的地步。2009年能保8更好,保不了8,依據中國經濟本身固有的“剛性”,也危險不到什么地方去。政策思考的重點似乎更應該放在:在一個比較合理的增長速度下,如何確保高就業,而不是仍然走以前高增長、低就業的老路。特別是中國經濟目前面臨的問題更多的是結構性的困難,這不可能靠三拳兩腳一蹴而就地解決,更不可能期待靠一兩副猛藥就能立竿見影。而是必須依靠扎扎實實的工作,必須依靠推動關鍵領域的改革,放松管制,撬動民間資本,并實施還富于民的政策。赤字的確不可怕,但如果我們對赤字本身高唱贊歌,而忽略其負面效應的時候,財政赤字可怕的一面就快來了。
  
  關鍵在于用好赤字
  
  對于這個字面上略顯龐大的數字,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秘書長湯敏表示,“根本問題不在于赤字具體數字是多少,關鍵在于怎么用好它。”他強調,從方向上應該側重投向民生,從方式上來看,應該作為撬動資金,啟動更大的民間資本進入市場。
  湯敏建議,采取“四兩撥千斤”的方式,“譬如在投資回報率不高、民間投資不愿進入的領域,如民生、環保等領域,國家可用補貼的方式,增加投資回報率,鼓勵民間資本進入。”2008年中國民間投資達到11萬億〜12萬億的規模,對經濟增長作出了重要貢獻。他認為,如果2009年能用赤字帶動起民間投資,保經濟增長就有很大保障。
  中央財經大學副教授李貞告訴記者,在確保政府行政開支不再超常增長,開源節流的基礎上,政府應該更多地創造條件,放水養魚,而不是過多干預市場,干擾企業發展。在政府投資方向上,她認為,應該投資一些市場做不了的事。例如,基礎設施建設,諸如農田水利設施等。
  但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院院長王雍君不贊成赤字用于資助民生服務,從長期來看,更多地應該依賴健全的公共財政來推動公共政策,“包括教育和基本醫療保健服務在內的這些關鍵性服務,最好是用稅收或其他經濟性收入來資助,用赤字和舉債的辦法來資助無異于加重未來的經濟和公民負擔,并削弱政府提供未來公共服務的能力。”
  在王雍君看來,理論上只有赤字融資資助的項目為資本項目,并且具有合理的財務回報率,才不會將負擔轉嫁給未來。但他也指出,經歷30年的大規模投資和基礎設施建設,再考慮到當前的經濟環境,符合最低門檻的項目實在不多。
  而且,王雍君認為,公共政策的正確方向是鼓勵民眾多花錢,而不是政府自己多花錢。因為政府花錢的邊際效益通常低于私人部門,政府花錢越多,整個經濟的效益越傾向于下降。理論上,政府可以將支出集中于關鍵性的民生服務方面,但這些服務的最佳資金來源是經常性收入,而不是赤字或債務融資。
  
  對于短期的經濟刺激,王雍君認為,這并不意味著這些赤字開支所資助的支出項目具有經濟上的合理性,也不意味著赤字支出能夠準確符合國家的戰略重點。“中國當前的情況不是政府花錢太少了,而是花得太多了。”他強調,“各級政府應致力推動創造機會、增進國民信心的政策,而不是自己多花錢的政策。赤字政策也應該遵從這個思路。”
  
  拉開財政體制完善的帷幕
  
  直觀看來,所謂赤字就是財政入不敷出, “寅吃卯糧”,因此由中國傳統的“量入為出”理念觀之,沒有赤字、或者赤字很少才是良好的經濟狀況,才是國民經濟運行健康的表現。
  這樣的觀點背離了現代財政學的基本理念。“量入為出”、實現預算平衡固然是財政部門的必然追求,但問題的關鍵在于考量預算平衡的時間標準不同。傳統觀念以一個財政年度為基準,而現代財政理論則以整個經濟波動周期為基準。換句話說,在現代財政理論看來,由于宏觀經濟運行有高峰也有低谷,有繁榮也有衰退,因此短期的財政預算赤字根本就不是問題。
  經濟衰退期出現的財政赤字,能夠通過刺激政策帶來經濟繁榮,而經濟繁榮期的大額預算盈余收益,反過來能夠彌補當初的預算虧損。這就是以完整經濟周期而不是以單個財政年度為基準的預算平衡。其實,這樣的理論并不難理解,但是改變中國人傳統上喜好“盈余”、“平衡”,排斥“虧損”、“赤字”的觀念卻并不大容易。依此而言, 9500億元的創紀錄赤字預算,的確可以看到調控部門應對危機的決心,以及對現代財政理論觀點的履踐,這可謂是財政調控理念的一大進步。
  財政調控理念的改進只是財政管理體制完善的第一步。財政部門大可提出規模龐大的預算赤字計劃,但是對于這些龐大資金的使用,需要一個能夠充分說服公眾的理由。否則,一旦相關約束機制缺乏,就有假借“周期預算平衡”的理念而致赤字資金被濫用的可能出現,而這同樣不符合現代財政理念。
  財政資金的使用須以公共利益最大化為唯一目標,相關資金投向須符合逆經濟周期趨勢運行的基本規律。以此觀察,多達9500億元的財政赤字,考驗的并不僅僅是財政部門和公眾有關赤字問題的理念革新,更將考驗中國立法部門對財政資金預算使用的監管能力。從經濟運行的基本規律看,面對金融危機當前的局面,期望行政部門能非常平滑地熨平周期波動的確有很大難度,往往一些為對抗經濟衰退而出臺的刺激方案,最終在一定程度上反而成為推動經濟過熱的誘因。
  歷史教訓值得汲取。按照程序,相關財政預算方案將提交全國人大審議,期間,有關資金的運用規模、投向、預期成效等事項都將漸次為公眾知曉,這一審議過程理應成為中國立法機構監督財政政策實施的歷史契機。9500億元的財政赤字拉開的只是財政管理體制完善的帷幕。
  (綜合《望》新聞周刊2009年第9期、3月2日《中國產經新聞》,作者分別為兩報記者)

推薦訪問:財政赤字 險不險
上一篇:干部公選:如何保“質”又保“量”?_公選干部退出歷史
下一篇:“對臺戲”:海峽上空的廣播戰:海峽之戰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大胖彩票 常山县 | 赞皇县 | 昌乐县 | 黑山县 | 和政县 | 五大连池市 | 仁怀市 | 灵川县 | 武山县 | 泾源县 | 剑阁县 | 浦北县 | 郁南县 | 章丘市 | 乡宁县 | 台中县 | 高要市 | 卢湾区 | 海盐县 | 彭州市 | 古浪县 | 康马县 | 肃南 | 河池市 | 时尚 | 崇州市 | 远安县 | 成都市 | 太仆寺旗 | 兴安县 | 吉林市 | 阳高县 | 南木林县 | 安国市 | 英德市 | 呼伦贝尔市 | 二连浩特市 | 涟源市 | 武清区 | 黄山市 | 郴州市 | 崇州市 | 玉山县 | 松滋市 | 潢川县 | 莆田市 | 廊坊市 | 清原 | 奎屯市 | 蓬安县 | 赣榆县 | 越西县 | 兴安盟 | 武胜县 | 米脂县 | 英超 | 广南县 | 拜城县 | 禄劝 | 滕州市 | 桐庐县 | 分宜县 | 黑龙江省 | 马龙县 | 松溪县 | 清水河县 | 正镶白旗 | 达拉特旗 | 平和县 | 襄汾县 | 南汇区 | 西丰县 | 宁阳县 | 疏勒县 | 成都市 | 中方县 | 阳谷县 | 繁峙县 | 石阡县 | 肥东县 | 新乡市 | 达日县 | 额济纳旗 | 遂昌县 | 锦屏县 | 邢台市 | 阿拉善右旗 | 甘孜县 | 德清县 | 界首市 | 泽州县 | 巴林左旗 | 延庆县 | 佳木斯市 | 柞水县 | 萨迦县 | 都昌县 | 南京市 | 桂林市 | 通州区 | 峡江县 | 弥勒县 | 巴楚县 | 山东 | 鹤庆县 | 视频 | 辰溪县 | 浦县 | 开原市 | 福鼎市 | 丹东市 | 玉树县 | 阳江市 | 田东县 | 农安县 | 腾冲县 | 长兴县 | 遵义县 | 高碑店市 | 天台县 | 柳州市 | 静海县 | 大名县 | 介休市 | 成安县 | 图片 | 南川市 | 乐都县 | 仙游县 | 佳木斯市 | 澄江县 | 彭泽县 | 贡嘎县 | 宜都市 | 松江区 | 青河县 | 武清区 | 于都县 | 舟曲县 | 沂源县 | 龙江县 | 喀什市 | 西乡县 | 四子王旗 | 临城县 | 武川县 | 临潭县 | 北海市 | 邹城市 | 永丰县 | 河池市 | 玉龙 | 酒泉市 | 福清市 | 田阳县 | 从江县 | 香河县 | 会理县 | 阳东县 | 五华县 | 溧阳市 | 张家港市 | 栖霞市 | 庄河市 | 磐石市 | 云安县 | 荣成市 | 五寨县 | 青海省 | 和平区 | 广宁县 | 阿克苏市 | 商丘市 | 福安市 | 平顺县 | 临桂县 | 弥勒县 | 乐都县 | 日喀则市 | 铜梁县 | 都匀市 | 浠水县 | 田东县 | 明水县 | 房山区 | 沐川县 | 广平县 | 高青县 | 南投县 | 襄城县 | 兴宁市 | 会东县 | 吴忠市 | 博乐市 | 澄城县 | 柞水县 | 绿春县 | 民权县 | 怀仁县 | 腾冲县 | 南丰县 | 彰化县 | 瑞昌市 | 甘洛县 | 临漳县 | 滕州市 | 武鸣县 | 宝兴县 | 沧源 | 历史 | 岱山县 | 扬中市 | 江门市 | 威宁 | 仙桃市 | 文登市 | 宣恩县 | 天台县 | 南投县 | 舞阳县 | 屯留县 | 东乡族自治县 | 资源县 | 石柱 | 凤台县 | 永寿县 | 定兴县 | 乌拉特中旗 | 阳春市 | 景洪市 | 扶绥县 | 西峡县 | 德阳市 | 陆丰市 | 上虞市 | 长白 | 荔浦县 | 东阳市 | 昂仁县 | 木兰县 | 曲麻莱县 | 合山市 | 冀州市 | 孟津县 | 平定县 | 漳平市 | 湘阴县 | 加查县 | 刚察县 | 遵义市 | 新乡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