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報業:告別“自律”時代]英國報業之父

來源:讀書筆記 發布時間:2019-08-16 04:50:32 點擊:

10 月28 日至11 月1 日,新聞集團竊聽案在英國倫敦開庭審理。新聞集團的前英國女總管、國際新聞公司前首席執行官麗貝卡·布魯克斯(左)和英國首相卡梅倫的前媒體主管、前《世界新聞報》編輯安迪·庫爾森等8 名被告相繼出庭。圖/CFP
  當英國女王在白金漢宮為文件蓋上玉璽的一刻,“標志著英國報界抗爭失敗”的新皇家憲章誕生了。
  10月30日晚間,英國樞密院緊鑼密鼓地通過了這一憲章。英國議會三大黨也表現了難得的一致支持。根據憲章,英國將設立一個監管媒體的專職機構,并制定具體的新聞操守守則,而機構委員多數將從媒體之外的社會權威人士中選擇。對于處在監督之下、有違規行為的媒體,監管機構有權對其處以最高達100萬英鎊(約合978.5萬元人民幣)的罰款。
  目前,該機構并不強制要求媒體注冊。但如果某家媒體不加入,將來若牽涉誹謗控訴,該媒體將無法獲得仲裁而被直接告上法庭,無論輸贏都需支付大筆費用。
  對此,報業代表嗆聲一片。“這個國家已經有幾百年歷史的新聞自由、獨立以及拒絕政治干預的傳統被拋棄了。”《泰晤士報》執行主編羅杰·奧爾頓嘆息。在《觀察家》報的編輯尼爾森看來,現在報紙面臨的選擇只有兩個:要么堅持新聞自由,要么加入這個機構進行“自我約束”。
  用行動表示抵制的人不在少數。英國《每日電訊報》編輯托尼·加拉格爾近日明確表態,加入媒體監管機構接受監管的“可能性為零”。不僅是他,數家新聞媒體也態度強硬,明確拒絕加入該機構。
  與報業代表們的憤怒態度相比,媒體之外卻有不少歡迎之聲。英國反媒體侵犯隱私組織就表示,皇家憲章的通過,不僅讓民眾權益得到了更好的保護,也保障了有限度的新聞自由。“一些媒體的長期電話監聽行為,已經超越了職業范疇。而廣大民眾則成為這一不道德行為的受害者。對于媒體來說,他們不需要負責任的時代結束了。”反媒體侵犯隱私組織的發言人大衛·海斯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
  “未來報業如果出現了問題,監管機構可以讓問題得到及時有效的改正。”英國文化、媒體及體育部發言人對于新機構的工作效能充滿信心。 “像捍衛榮譽一樣捍衛自律的權力”
  直到10月30日,憲章通過的當天,英國報業還在爭取轉機。
  30日上午,報業團體代表向樞密院發函請求取消憲章,理由是“憲章沒有認真考慮傳媒業界的替代方案”,請求遭到拒絕;數小時后,報業代表又向英國法院提出了緊急上訴,結果再度遭到英國高等法院和上訴法院法官的駁回。
  隨后,多家英國媒體發表聯合聲明,希望整個行業有機會說明,樞密院拒絕接納他們的替代約章是“不公平與不合法的”。
  聲明發出的當晚,新皇家憲章還是“在政界無異議地通過了”。至此,從今年3月18日,英國三大政黨就報業監管改革達成協議之后,即開始的媒體抗爭,以失敗宣告結束。
  大半年來,針對可能出臺的憲章,英國報業始終堅持,任何對約章的修改都要取得行業的廣泛同意。而此前,英國報業協會還提出了自己的“報業自律提案”。根據提案,英國議會沒有權力阻止或批準未來報業監管規定的修改。只有監管機構、工會團體和“受到認可的業界人員”才有權決定相關規定修改。
  要求“自主掌握話語權”的聲音很快就被淹沒。不過,英國報業并沒有放棄。為了爭取支持,英國報業協會還專門在全國和地方報紙發表聲明,表示英國政府的改革方案“受到許多國際媒體和自由機構的譴責”,而且警告說,“方案的一些內容和建議是根本無法運作的,而且它賦予了政客在監管報業方面太大的干預權力。”
  正如《泰晤士報》執行主編羅杰·奧爾頓所言,“不被政客干預的新聞自由,是英國媒體百年來的傳統和驕傲”。所以,即使名聲受損,英國報業仍“像捍衛榮譽一樣捍衛自律的權利”,正如過去近百年來他們所作的那樣。 媒體界的確已“烏煙瘴氣”
  正在報業憤憤不平時,默多克新聞集團前年爆出竊聽丑聞案,也于近日在英國倫敦中央刑事法庭開審。默多克主要助手布魯克斯以及英國首相卡梅倫的前媒體主管庫爾森均是被告。
  2011年,一名英國遇害女孩電話被竊聽的事件曝光,默多克新聞集團旗下的《世界新聞報》和《太陽報》陸續卷入非法竊聽丑聞,幾位主管也先后接受調查,卡梅倫于2007年親自任命的媒體主管安庫爾森也在其中。在《世界新聞報》竊聽行為高峰期,庫爾森是該報主編。
  此后,英國《新政治家》雜志進行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70%的英國民眾希望政府建立一個有法律實權的獨立媒體監督機構。
  “某種程度上,竊聽丑聞催生了獨立監管機構的誕生。而且這次的丑聞不僅牽涉民間,甚至擴及到政界,包括媒體賄賂政客等。真相仍待查證,但獨立監管機構勢在必行,這也是媒體界不得不接受的現實。”英國前國會議員克萊·肖特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這讓各大報紙的反對之聲也顯得有些底氣不足。
  盡管《每日郵報》《每日電訊報》等堅決抵制新的監管機構出臺,甚至表示要建立自己的監管機構,另外幾個集團代表則態度模糊。《衛報》《金融時報》《獨立報》和《鏡報》集團的代表,甚至沒有在抵制聲明上簽字。
  近日,《衛報》刊登了評論家馬丁·凱特爾的文章,對媒體界的“烏煙瘴氣”進行了抨擊,“很多媒體的權力被無限放大,竊聽公民隱私,和一些政府官員勾結。他們借新聞自由之名濫用權力,如果還能稱之為新聞自由的話。” 報業投訴委員會影響力降低
  1953年,英國成立了報業協會,報紙可以自愿加入;40多年后,報業協會被“報業投訴委員會”取代。新成立的“報業投訴委員會”承擔著報業自律的職責,對輿論的道德規范進行規范。而協會的組成人員包括報業退休高層,也包括獨立人士。直到2012年3月宣布解散前,“報業投訴委員會”仍是報業的主要監管機構。   隨著互聯網的興起和媒體傳播方式的多元,報業受到的沖擊不言而喻。而為了保住市場份額,報道的尺度一再被放寬。到2009年,委員會收到的投訴數創下了紀錄,達到25000多個。
  然而,報業投訴委員會的影響力并沒有因為投訴數的上升了增長。相反,隨著不少媒體的退出,一些追求噱頭的報刊,如《每日快報》《OK!》等也先后表示,不再受新聞投訴委員會的監督。
  除了影響力下降,新媒體環境下,報業投訴委員會受到的質疑也在增加。“委員會中都沒有消費者代表,這是一個很大的失敗。”英國工黨議員克萊夫·索利提出質疑。而英國的一家非營利媒體機構基金會表示,“這個所謂的自我監督機構只幫助富人,而忽略窮人的訴求。”一個叫尼克·戴維的記者也在書中所描述道,“很多投訴,委員會根本不受理。”
  各種質疑隨著2011年夏天默多克新聞集團竊聽丑聞的曝光而達到頂峰。英國議會形容報業投訴委員會作用相當于“一個巧克力做成的茶壺”,民眾更是強烈要求委員會解散。
  在種種壓力下,2012年3月,報業投訴委員會宣布解散。在接受英國天空衛視采訪時,最后一任委員會主席戴維·亨特表示,“建立一個新的有法律效力的機構十分必要。”
  一語成讖。一年半后的今天,將在英國政界主導下成立的新媒體監管機構,不僅具有一定法律效力,也讓報業徹底告別了“自律”角色。 監管機構的約束力
  “事實上,監管機構的設立給了媒體一個審視自己的機會。從今以后,報紙需要對自己印出的每一個字負責,對民眾負責。而錯誤發生的時候,民眾有一個可以信賴的機構去求助。”在接受BBC電視臺專訪時,英國新任文化事務大臣瑪麗亞·米勒發表了這樣一番講話。
  “責成媒體在頭版對虛假報道的受害者進行道歉,更正信息。”今年3月,英國議會三大黨保守黨、自民黨和工黨達成初步協議后,公布的媒體監管措施中,“頭版致歉”這條顯得引人注目。
  對于英國報紙來說,頭版致歉可謂罕見行為。據調查,從1980年到2011年間,沒有一家英國報紙因為報道失實等問題在頭版致歉過。
  除此之外,“獨立的人事任命和資金、建立反應更迅速的投訴系統、以及為虛假報道的受害者提供免費的仲裁”等也都列在了新媒體監管機構的職責之內。
  在關于這份措施清單最后的談判中,媒體代表無一在場。而此前一年,卡梅倫曾敦促英國報業盡快拿出可行的監管方案,但方案最終沒有被政府采納。
  “最后的辯論幾乎成了一場政治斗爭,與媒體無關。”對于最后達成協議的談判,英國《衛報》如此評價。而《每日電訊報》也作出了類似的評論,“由于前政府官員牽扯竊聽丑聞,卡梅倫政府通過一些讓步,讓自己避免了過多詬病,并成功避免了議會另外兩大黨的‘監管入法’要求,討好了部分媒體。而對工黨來說,則借機‘報復’了默多克的新聞集團和相關媒體。”
  “工黨左派或許實現了某些具體目標,卡梅倫則像個傀儡一樣隨勢而動,局勢完全是政治性的,有誰在真正關心新聞報道自由?”《衛報》感嘆這樣一個監管機構的設立,并非純粹為新聞自由。
  這也是很多報業團代表擔憂的。今年7月,英國政府要求《衛報》損毀含有斯諾登文件的硬盤,理由是“里面的內容危害到了英國國家安全”。“新的監管機構設立,可能給政府干預新聞報道鋪了路。這是無論媒體還是公眾都不希望看到的。”英國前影子內閣大臣托里·戴維斯表示。
  “現在唯一擔心的是,由于不是通過國會立法,而是以皇室直接授權的方式成立,新的監管機構能在多大程度上發揮實際作用還很難說。如果不能有效發揮作用,難免淪為雞肋。”瑪麗亞·米勒表示。

推薦訪問:不厭其煩 不厭其煩 不厭其煩 不厭其煩
上一篇:我國公民的最基本權利【第一公民所愛的第一運動】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大胖彩票 普兰县 | 南木林县 | 稻城县 | 沿河 | 灵宝市 | 青海省 | 洱源县 | 贵定县 | 利川市 | 龙井市 | 铜梁县 | 临颍县 | 顺平县 | 庆阳市 | 临沭县 | 任丘市 | 高州市 | 彭水 | 弥勒县 | 鄂尔多斯市 | 永寿县 | 石河子市 | 盈江县 | 岐山县 | 雷山县 | 岗巴县 | 盐亭县 | 连城县 | 清流县 | 繁昌县 | 鞍山市 | 施秉县 | 康保县 | 安阳市 | 海原县 | 平原县 | 宜章县 | 什邡市 | 礼泉县 | 沙田区 | 大兴区 | 青海省 | 华阴市 | 堆龙德庆县 | 琼结县 | 会理县 | 郧西县 | 左权县 | 天门市 | 绥棱县 | 宁南县 | 陈巴尔虎旗 | 清镇市 | 尼勒克县 | 海原县 | 孝义市 | 建昌县 | 白沙 | 张家港市 | 宁城县 | 金昌市 | 西城区 | 读书 | 许昌县 | 汾阳市 | 金塔县 | 晋江市 | 商洛市 | 行唐县 | 莱州市 | 兴仁县 | 曲阳县 | 沙河市 | 桓台县 | 当阳市 | 石门县 | 芜湖县 | 公主岭市 | 师宗县 | 美姑县 | 望江县 | 无极县 | 海丰县 | 松桃 | 宝兴县 | 宁德市 | 宜良县 | 邢台市 | 亳州市 | 营山县 | 雷山县 | 和静县 | 大庆市 | 黄浦区 | 西乌珠穆沁旗 | 隆尧县 | 昭苏县 | 井研县 | 盱眙县 | 华阴市 | 尤溪县 | 莫力 | 多伦县 | 大埔县 | 滨海县 | 韶山市 | 宝鸡市 | 民丰县 | 鄯善县 | 行唐县 | 东港市 | 晋城 | 平果县 | 伊宁市 | 日喀则市 | 横峰县 | 浮山县 | 威宁 | 桦南县 | 堆龙德庆县 | 宜章县 | 阿勒泰市 | 萝北县 | 安溪县 | 汤阴县 | 平原县 | 浠水县 | 泸溪县 | 巫溪县 | 雅安市 | 剑河县 | 宁阳县 | 枞阳县 | 中超 | 淮北市 | 边坝县 | 湖州市 | 邯郸县 | 凤冈县 | 新乐市 | 焦作市 | 民权县 | 遵义县 | 铁力市 | 邓州市 | 沧源 | 崇信县 | 洞头县 | 福贡县 | 穆棱市 | 平安县 | 樟树市 | 莫力 | 文安县 | 蓬溪县 | 伽师县 | 扎赉特旗 | 广南县 | 富川 | 墨竹工卡县 | 嘉善县 | 衢州市 | 安吉县 | 林西县 | 饶阳县 | 阿克苏市 | 荥经县 | 泗洪县 | 尉犁县 | 新丰县 | 柏乡县 | 波密县 | 张家口市 | 德庆县 | 故城县 | 南京市 | 中宁县 | 烟台市 | 林州市 | 杂多县 | 金阳县 | 杨浦区 | 讷河市 | 正定县 | 子洲县 | 东明县 | 赤水市 | 平果县 | 昔阳县 | 石屏县 | 涡阳县 | 玉溪市 | 包头市 | 昌乐县 | 杭锦旗 | 正镶白旗 | 沛县 | 郎溪县 | 顺昌县 | 綦江县 | 铅山县 | 祁门县 | 遵化市 | 金堂县 | 资讯 | 五指山市 | 县级市 | 芜湖市 | 米易县 | 香河县 | 龙州县 | 牟定县 | 黎平县 | 甘洛县 | 敦煌市 | 闵行区 | 高陵县 | 道孚县 | 石河子市 | 错那县 | 临桂县 | 临海市 | 丹东市 | 民勤县 | 滁州市 | 图木舒克市 | 阿克 | 磐安县 | 融水 | 隆德县 | 遵义市 | 堆龙德庆县 | 马鞍山市 | 河西区 | 南陵县 | 江西省 | 南安市 | 鹤岗市 | 孙吴县 | 皋兰县 | 嘉禾县 | 琼中 | 桐柏县 | 朔州市 | 英德市 | 神池县 | 同德县 | 西盟 | 加查县 | 时尚 | 滨海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