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歲的間諜]廁所間諜尿8

來源:個人工作計劃 發布時間:2019-07-04 點擊:

2013年8月10日,美國駐也門領事館外,也門方面安全部隊封鎖了路口,美國政府當天依舊暫停在也門首都薩那以及巴基斯坦拉合爾的一切外交活動。美國總統奧巴馬9日宣稱基地組織對美國和世界安全仍是重大威脅。
  2012年10月25日,當奧巴馬和羅姆尼在為美國總統大選進行最后沖刺之時,在地球的另一面,也門共和國部隊的三位官員舉行了一場非同尋常的會議。那天剛好是宰牲節,是伊斯蘭教里一年之中最重要的節日之一,但這幾個官員卻沒有回家跟家人團聚,而是來參加了這個會議。
  站在他們面前的,正是他們來開會的原因:一個八歲的男孩。害羞,柔順,臉蛋跟衣服都有一點臟,頭發亂糟糟的,看起來很脆弱。
  也門共和國部隊的官員們告訴這個男孩,他需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只要把這些小的電子元件放在他養父的身上就可以了。他們沒有說的是,美國已經決定要殺掉一個名叫阿德南·艾爾-卡迪(Adnan al-Qadhi)的人,也就是這個八歲男孩的養父。
  這個男孩并沒有產生任何懷疑。他認識這些人,這是他親生父親的朋友們,所以他毫不猶豫地信任了他們。他說,他會努力試試的。
  于是,他就成為了他們的間諜。 可能是基地組織成員
  在奧巴馬下令殺死阿德南·艾爾-卡迪之前,美國政府已經在多年的行動中清除了不少基地組織的成員,從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山區,到也門跟索馬里的沙漠里,到處都有美軍轟炸的痕跡。在9·11事件發生之后的十年里,奧薩馬·本·拉登跟許多其他顯著的目標都已經死了。
  而卡迪,這個健壯的也門軍官,則是一個不那么顯著的目標。但如今與基地組織的斗爭進入第二個十年,美軍追逐的目標也從本·拉登變成了卡迪這樣的人——他們被鎖定的原因并不一定是他們干了什么,而是他們“可能”干什么。
  美國第一次注意到卡迪是在2008年年底,當時美國駐也門首都薩那的大使館遭到自殺炸彈的襲擊,當時如果不是一個也門保安拼死守住最后一道防線,基地組織的自殺炸彈就會成功進入大使館,而美國外交官員可都在里邊呢。最終,那些人沒能進入大使館,就在墻外引爆了炸彈,殺死了十多個也門平民,包括那些早上起來在大使館門口排隊等待與簽證官面談的人。事發后,基地組織的也門分部宣布對此事件負責。
  美軍震怒,而也門政府也開始實施大規模的逮捕行動。在這時,也門情報系統發現了卡迪的名字,他們相信,是卡迪把軍方的通行證給了那些自殺炸彈實施者,所以他們才能通過使館外圍的第一道檢查關卡。
  卡迪是也門第33裝甲旅的一名軍官,不過當時他已經有一年多沒去上班了,因為他的頂頭上司,也就是他的岳父,因為販賣私酒而被停了職。情報機關還得知,由于卡迪是Sanhan部落成員,所以他跟總統薩利赫之間也有某種秘密聯系——薩利赫唯一信任的就是他的部落,而卡迪正是為數不多的能接近薩利赫的軍官之一。
  所以,在2008年使館爆炸案之后,盡管薩利赫同意逮捕卡迪,但后者只在監獄里待了幾個月就出來了。2009年初,他被秘密釋放,而且沒有遭到任何指控。
  不過最近,卡迪的名字又出現了。美國情報機構相信卡迪不僅單純地支持基地組織,而是成為了組織中的一個領導角色。所以當奧巴馬政府決定在也門實施更多的無人機轟炸計劃時,卡迪的名字就出現在殺戮名單上。 被收養的流浪兒
  當八歲的巴克·艾爾-庫拉伊比(Barq al-Kulaybi)被叫到也門共和國衛隊官員面前時,他很可能并不了解阿德南·艾爾-卡迪的過去。他所知道的,這個男人帶他回家,還給他提供衣食住行。
  巴克是一個在卡迪所在村子里街頭流浪的小孩,但他并不是孤兒。他有爸爸和媽媽,但他們都在薩那,跟他的五個兄弟姐妹一起住。他的父親是也門共和國衛隊的一名成員,但他的薪水不夠養活他們全家人。
  人們并不太清楚巴克最后怎么會流落街頭的,但當地人說,他最早出現在這個村子是2011年,當時他的一個遠親嫁到了當地一戶富裕人家。在也門,養不起小孩的窮人家把孩子過繼給有錢人是很正常的,但后來,巴克的這個遠親很顯然沒把他也帶入家門,最終巴克就只能上街頭乞討流浪了。
  村民們說,當時巴克白天在街上撿破爛賣錢,晚上就隨便找一個地方過夜,有時候好心的村民也會給他一點吃的,或者允許他過一夜。其中一個好心的村民就是卡迪,根據當地居民的說法,卡迪很同情這個臟臟的小男孩,所以過了幾個月之后,他就把巴克帶回了家,像對待自己五個小孩一樣照顧他,給他吃的穿的,甚至還出錢讓他去上學。 230美元的交易
  “阿拉伯之春”2011年在中東及北非地區中蔓延,卡扎菲倒臺了,穆巴拉克也下臺了,那些阿拉伯世界的獨裁者紛紛失意了。本來,在過去幾年間,美國人一直認為也門總統薩利赫是需要留下來的,盡管他們被這位總統的反復無常折磨得不輕,有時候還會被對方的錯誤情報誤導:有一次,薩利赫告訴他們基地組織正在某個山谷集會,但等美國無人機轟炸了那片地方以后,美國人卻發現,他們殺死的大多數都是薩利赫的政敵。“我們被他耍了,”一個美國軍官忿忿地說。
  于是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大局面下,美國人普遍接受了這個意見:薩利赫必須下臺。但是政府空虛可能會被基地組織乘虛而入,所以奧巴馬政府給了薩利赫一個和平下臺的機會,而且讓他的親戚和部落成員都繼續留在軍中。畢竟,這些人跟美國合作了好幾年,反恐行動不應該被政治拖累。
  當阿德南·艾爾-卡迪出現在殺戮名單上后,美國軍官就聯系上了他們在也門的合作伙伴,希望他們能夠幫助定位卡迪的位置。
  接受這個任務的人叫阿卜杜拉·艾爾-猶巴里,他是個共和國衛隊退伍老兵,有很多年的戰爭經驗。在接受任務后,他立馬聯系了一個叫哈菲扎拉·艾爾-庫拉伊比的現役士兵,而后者,正是巴克的親生父親。猶巴里告訴庫拉伊比,他派了另一個軍官去薩那見他,“卡里德·加萊斯少校要去拜訪你,”猶巴里說,“帶上他點名要的所有東西。”   共和國衛隊似乎知道庫拉伊比很缺錢,也知道巴克目前是跟卡迪一起住。庫拉伊比后來承認,如果他能夠說服自己的兒子合作,把那些電子跟蹤器放在卡迪身上,那么也門政府就會給他們一家人一輛新車,一座新房子,還有5萬也門幣(折合成美元大概是230塊)。這足以讓他們一家擺脫窮困的日子,也給了年輕的巴克一個“效忠祖國”的機會。
  庫拉伊比的上級軍官命令他把巴克接回家。本來,庫拉伊比送走巴克是因為養不起,但如今也門軍隊希望這個8歲的孩子為他們服務,所以他們愿意為此而買單。于是2012年10月22日,庫拉伊比專程開車去把巴克接回了家,他們父子團聚了,巴克終于能夠跟自己一家人吃飯,跟兄弟姐妹們睡在一塊兒了。
  三天以后的宰牲節,三位共和國衛隊軍官拜訪了巴克和他的父親。 美軍MQ-9“死神”無人機。 臨終前的自白錄像
  2013年4月19日,基地組織的媒體成員放出了一則視頻,主角正是哈菲扎拉·艾爾-庫拉伊比和巴克。對著鏡頭,庫拉伊比承認了利用巴克去當間諜的事情,他還點名指出,這件事是猶巴里和加萊斯讓他和巴克這么干的。兩天之后,這兩個男人都否認了這一點,在接受當地報紙《今日也門》的采訪時,猶巴里宣稱自己已經有五年沒跟庫拉伊比聯絡了,他還說,這整件事都是愚蠢的騙局。
  但庫拉伊比的故事中有一點是可信的,至少也門若干個不同消息來源,包括一些軍隊內部人士都已經證實了這一點。而不少部落成員、當地記者和一個非政府組織都已經分別宣稱,這個故事跟他們了解的情況相符:8歲的巴克是一個間諜。
  這也不是美國的中東盟友們第一次用小孩去當間諜了。資深調查記者勞倫斯·賴特在《巨塔殺機》一書中就寫過,1995年,埃及情報機構曾經誘騙并迷奸了兩個小男孩,還拍攝了他們的裸照。這兩個男孩的父親跟基地組織高層人物艾曼·扎瓦西里來往甚密,于是埃及情報機構就用裸照威脅他們,讓他們去監視扎瓦西里,如果有機會的話,最好是能殺掉他。當扎瓦西里最終發現了這兩個男孩的事情,最終,這兩個男孩被處死。
  在那個視頻中,巴克看起來依然像一個普通的小孩,正在努力地回憶學校布置的功課。但事實上,他回憶的不是功課,而是自己如何幫助美國無人機行動殺死自己養父的細節。
  巴克回憶道,在10月25日那次會議上,他的父親給了他幾個小的電子追蹤器,而共和國衛隊軍官隨后演示給他看激活它們的方法。“他們教會了我,”那個男孩說。后來一個也門軍官證實,巴克所描述的那種電子追蹤器確實會在也門的無人機轟炸中使用。
  那些軍官一邊教他如何使用這些追蹤器,一邊反復強調這件事有多重要。巴克回憶說,他們讓他必須在周三(10月31日)或者周四(11月1日)行動。
  “誰告訴你的?”他的父親在旁邊打斷他。
  巴克沒有移開視線,他列出了三個名字:加萊斯少校、猶巴里少校,還有一個叫加瓦斯的副官。
  “但誰最先教你的?”他的父親再問。
  “加里德軍官,”那個男孩指的是加萊斯,“你的朋友。”
  他的父親沒有再打斷他。
  巴克繼續說,一旦那些軍官認為他確實已經會用這些微型追蹤器,并且已經明白這件事情的重要性和保密性之后,他們就讓他的父親把他帶回了村落。巴克已經準備好行動了。 隔著半個地球的殺戮
  從書面上來看,阿德南·艾爾-卡迪始終都是也門軍隊的一名軍官,那么他是為什么會從監獄里出來之后,成為了美國欲除之而后快的敵人呢?
  這些決定,是在奧巴馬每周二召開的秘密反恐會議上做出的。“什么是基地組織成員?”《紐約時報》曾在2012年援引一位參會者的話說,“如果我開了一扇門,然后你從門外開車進來,那么我算是成員嗎?”今年,NBC新聞臺調查記者邁克爾·艾西科夫曾得到一份秘密的司法部白皮書,那份文檔明確表明,如果美國政府中一位“知情的高級官員”確定某個美國公民是基地組織的“高級行動頭目”,那么這個人就可以被殺掉。不過這要有兩個前提:第一,美國政府必須確認無法活捉此人;第二,這個人必須是一個構成了“實時”威脅。同理,如果打擊對象并非美國公民,也需要遵循這兩點原則。
  根據美國情報機構的說法,卡迪完全符合這兩點,因為他們覺得他是基地組織的行動頭目,對美國造成了即時的威脅,而且逮捕行動有暴露美軍士兵的風險,不如用無人機轟炸來得簡單直接。也門情報機構倒是不那么肯定,說到底,也門政府曾經在2008年逮捕過卡迪,而且2012年1月,卡迪還曾被派出去代表政府跟基地組織談判呢。除此之外,卡迪又不像其他基地組織成員一樣住在山里,他就住在村子里,離前總統薩利赫的官邸相隔不遠。
  但當美國希望也門政府能準許他們進行轟炸時,后者同意了。有些官員甚至還跟美國人說,卡迪是當地基地組織的指揮官,他家屋頂上那面黑旗就是用來跟基地組織聯絡的。但也有人說,卡迪只是基地組織的一個招募者,并不是什么高級行動頭目。不過,不管卡迪跟基地組織有什么關系,這事已經板上釘釘了:他必須死。
  巴克的父親把他帶回村子,這個年輕的小間諜便遵循著共和國衛隊軍官教他的那些事情,跟卡迪重新取得了聯系。10月31日,當卡迪去洗澡的時候,這個男孩行動了。
  “他的外套就放在桌子上,于是我爬上去,放了一個(追蹤器)到他的口袋里。”巴克回憶說。為了雙重保險,他在卡迪出來之前,還將另外一枚追蹤器放在了櫥柜下面,正如他們教他的那樣。
  第二天,由于害怕櫥柜下的追蹤器被發現,巴克拿走了它。不過第一個電子追蹤器還在卡迪的外套口袋里,靜靜地發射著信號。
  2012年11月6日,美國大選投票開始,到東部時間晚上11點時,奧巴馬總統便已經贏得了他的第二屆任期。不到兩個小時以后,第一家庭來到芝加哥的麥克科密克廣場會議中心。奧巴馬牽著他那11歲的小女兒薩沙,后面跟著的是第一夫人和14歲的瑪麗亞,他們伴隨著史蒂夫·旺達的名曲《簽名,蓋章,贈送,我是你的》,微笑著向眾人揮手。
  當奧巴馬完成演講的時候,芝加哥時間已經快要半夜一點了。在地球的另一面,是11月7日的早上9點,阿德南·艾爾-卡迪正要開始新的一天。
  幾個小時后,大概當地時間下午6點半,卡迪走出家門,跟一個叫做阿布·拉德萬的人一起開車出門。在他們頭頂上,無人機拋下一枚導彈,沿著追蹤器發射的信號而來。卡迪和拉德萬當場死亡。 基地組織的報復
  2013年1月15日,當巴克跟他的父親一同出門辦事時,一個名叫拉希布的基地組織成員綁架了他們,然后把他們交給了薩那東部地區基地組織的司令官。1月23日,另一架美國無人機炸死了拉希布,但對巴克跟他的父親來說,已經晚了8天。
  一位白宮高級官員在窮追猛打之下告訴《大西洋月刊》,“所謂美國政府利用一個八歲小孩的消息是完全沒有半點根據的。”而也門政府并未作出回應。
  視頻可能作假嗎?這事是編的?巴克是被強迫的?許多人都提出這樣的疑問,但在當地部落成員,還有許多知道此次行動的內幕人士表示,巴克說的應該是真的。他們甚至在采訪中提供了許多行動細節和背景內幕,而這些是在視頻里沒有表現出來的。卡迪的哥哥希木葉爾說,他相信巴克說的話,但他不怪巴克,他怪的是也門政府和美國政府,他還表示,他將對這兩國政府提出起訴。
  更重要的是,如果這個視頻是假的,那么基地組織在阿拉伯半島就沒有立足之地了。自從2009年以來,基地組織的媒體小組在當地已經建立起了“敢說真話,敢爆真相”的良好名聲。一個要求匿名的也門政府官員說,“比起軍隊來說,基地組織顯然更有信譽度。”
  在視頻的最后,圣戰之歌響起,一行英文字出現在屏幕上:“每一個間諜在錄影之后都會遭到制裁。”——基地組織宣稱巴克是無辜的,但他的父親需要對卡迪的死負責。視頻并沒有顯示行刑的畫面,但其傳達的信息卻很明確。不少部落成員都表示,他們相信庫拉伊比已經被處決了。
  據基地組織方面的內幕人士透露,由于巴克年紀還小,所以基地組織在過后不久便釋放了他。不過他的家人拒絕了一切訪問,外界至今也無法確認巴克的狀態。 來源:《大西洋月刊》2013年9月號

推薦訪問:幫你 幫你
上一篇:我要安全感:安全感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大胖彩票 调兵山市 | 托里县 | 临猗县 | 汽车 | 亚东县 | 扎囊县 | 双桥区 | 当涂县 | 海林市 | 准格尔旗 | 东明县 | 综艺 | 呼伦贝尔市 | 海兴县 | 广丰县 | 广西 | 姚安县 | 永和县 | 泰兴市 | 正安县 | 镇远县 | 双桥区 | 涡阳县 | 柳河县 | 上饶市 | 镇江市 | 琼中 | 奇台县 | 信宜市 | 通河县 | 水城县 | 军事 | 沐川县 | 大同县 | 安远县 | 高雄县 | 怀仁县 | 洪泽县 | 马边 | 广西 | 罗源县 | 青州市 | 临泉县 | 河曲县 | 迭部县 | 新龙县 | 沭阳县 | 公安县 | 中宁县 | 莱阳市 | 新丰县 | 洛扎县 | 泾源县 | 龙海市 | 普洱 | 郑州市 | 利川市 | 赫章县 | 宝丰县 | 铜梁县 | 孝昌县 | 乳山市 | 富锦市 | 墨竹工卡县 | 松桃 | 丹东市 | 沙河市 | 定陶县 | 合作市 | 东阳市 | 平乐县 | 曲靖市 | 德昌县 | 昌江 | 余姚市 | 宝丰县 | 和顺县 | 镇康县 | 青田县 | 根河市 | 临夏市 | 广丰县 | 宁乡县 | 汶川县 | 黄骅市 | 那坡县 | 毕节市 | 南木林县 | 渝北区 | 湘乡市 | 莱阳市 | 海伦市 | 伊金霍洛旗 | 南昌市 | 大关县 | 顺昌县 | 石林 | 南安市 | 吉木乃县 | 隆化县 | 荔浦县 | 清原 | 汽车 | 尉犁县 | 嫩江县 | 黑龙江省 | 阿荣旗 | 博客 | 革吉县 | 四川省 | 乐平市 | 天峻县 | 凌云县 | 元氏县 | 民丰县 | 绥棱县 | 蓬安县 | SHOW | 卓尼县 | 都昌县 | 福贡县 | 奎屯市 | 库尔勒市 | 仲巴县 | 建水县 | 博罗县 | 连平县 | 合山市 | 安仁县 | 大石桥市 | 宁强县 | 焦作市 | 龙江县 | 广南县 | 拜泉县 | 赫章县 | 崇仁县 | 田东县 | 德安县 | 哈巴河县 | 密山市 | 通化市 | 淅川县 | 舞阳县 | 澄城县 | 江永县 | 扎兰屯市 | 双峰县 | 十堰市 | 读书 | 集贤县 | 林周县 | 肇源县 | 郓城县 | 长沙市 | 渝中区 | 沙雅县 | 宜川县 | 玉树县 | 留坝县 | 留坝县 | 华坪县 | 霞浦县 | 盖州市 | 阿坝 | 连江县 | 长白 | 克山县 | 剑川县 | 绥芬河市 | 米易县 | 曲阳县 | 拉孜县 | 江阴市 | 商河县 | 南阳市 | 娱乐 | 华阴市 | 福贡县 | 大悟县 | 金秀 | 浏阳市 | 温州市 | 西和县 | 郸城县 | 桐城市 | 正宁县 | 广德县 | 日喀则市 | 龙游县 | 通江县 | 望谟县 | 二手房 | 宁安市 | 邳州市 | 诏安县 | 淮滨县 | 嵊州市 | 晋州市 | 固原市 | 衡阳市 | 阜新市 | 天水市 | 疏附县 | 广饶县 | 通江县 | 神池县 | 襄城县 | 万盛区 | 夹江县 | 咸阳市 | 定西市 | 合水县 | 天峨县 | 神农架林区 | 德昌县 | 宁陵县 | 四子王旗 | 贵南县 | 新野县 | 丰原市 | 静安区 | 阿坝县 | 巴彦淖尔市 | 榕江县 | 彩票 | 托克托县 | 武宣县 | 田东县 | 威远县 | 布拖县 | 阳春市 | 开化县 | 青铜峡市 | 温泉县 | 贵南县 | 冷水江市 | 抚顺市 | 宜川县 | 泗阳县 | 文昌市 | 佛坪县 | 明水县 | 兴宁市 | 青海省 | 精河县 | 武邑县 | 克东县 | 清河县 | 西盟 | 九寨沟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