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日本_日本相信紫圣出的預言

來源:好詞好句 發布時間:2019-01-30 點擊:

  @楊錦麟:我注意到五點:日本政府以及各行業的應急系統并未陷入癱瘓;民眾冷靜有序,顯示出公民素質的整體水平;媒體及時傳遞訊息,畫面,傳達速度之快,之透明,起到了穩定人心,了解真實的作用;自衛隊,特警集結速度在一個小時之內;新媒體扮演即時傳遞真實訊息積極功能
  
  當你坐在飛往日本的航班上,看到飛行地圖的時候,事情似乎再清楚不過:日本處在一只怒氣沖沖的三爪章魚狀的斷裂帶之上。
  這是歐亞大陸板塊和太平洋板塊碰撞出來的結果,“章魚”由俄羅斯庫頁島往南,貫穿日本全境,一直抵達中國臺灣。1995年5月28日,章魚的后爪蹬了一下,庫頁島發生了里氏7.5級地震,約2000人死亡;1999年9月21日,章魚的前爪劇烈地拍打,造成臺灣“9•21”大地震,7.3級,2415人罹難。
  延誤了5個小時后,我們的航班降落在章魚腹部,從這里長出了它的第三只爪――1923年9月1日,一場7.9級的地震突襲了附近地區,“所有土地都如海水波濤一樣上下起伏,丘陵、山巒急劇扭動著”,之后,東京市超過一半的區域被火苗吞噬,10萬余人死亡,近60%的人口無家可歸,謠言在關東平原流傳,“外國人起義、外國人投毒、外國人劫掠……”當地居民組成了義務警衛隊來維持秩序,但他們自己卻經常成為暴徒,數千外國人(以韓國人為主,也包括不少華人)慘遭殺害。
  2011年3月11日這場大地震比88年前的關東大地震更為強烈,在某種程度上造成了相似的后果:沿海房屋倒塌嚴重,滿載乘客的列車發生傾覆,海嘯在很短的時間內到來,巨浪卷著垃圾和火焰把一切推平……也有顯然不同的,88年前的人們沒有聽過核能一詞,核泄漏更不屬于他們的世界;1923年關東大地震后,日本政府千方百計地阻止信息傳播,少數尚能工作的電臺受到干擾,第一篇報道地震的報紙文章出現在整整3天以后。88年過去了,記者成了最早抵達現場的人,在自衛隊尚未趕到時,NHK的直升機就開始盤旋在福島、宮城和巖手縣的上空,以至于人們紛紛向電視臺提出抗議:直升機的噪音太大,很可能淹沒被埋者微弱的呼救聲。
  然而把媒體輕率地視作添亂者也是荒謬的,3月11日這個周五的下午,手機撥打不了,短信遲遲發不出去,大多數東京人是通過電視和廣播知道了震中不在東京,而是在東北地區宮城縣以東的太平洋海域,震級達到了前所未見的8.8級(后被修正為9級)。此后日本的各家電視臺開始滾動報道,災區的畫面被源源不斷地傳送回來,直播中經常會出現兩聲“滴滴”的提示音:某地,發生了某級余震。
  “日本制造”的民眾
  “余震不斷,我們跑出去兩次,第二次回大樓時就知道(沿海地區)要有海嘯了。”在東京都赤坂附近工作的胡女士說。
  不在日本生活較長的時間,很難理解這兩出兩進的邏輯。東京的震級為M5,即便如此,稍高一些的樓層也搖晃得厲害,有人形容“每次都像要準備親吻大地似的”,但是胡女士并沒有在第一時間跑出寫字樓,她說,我們都堅信在樓里面更安全,只要你避開大衣柜這些容易傾倒的物體。“所以你看電視里播的,仙臺的超市里,那些人還用手去扶貨架。”
  下意識的反應是抓起桌椅上的墊子往桌子底下鉆,然后把墊子放在頭上――這個動作在池袋防災館的6級地震體驗廳會被指導員反復演示,幾乎每天都有各個學校組織前來的集體學習。“我們從小學直到高中,每個學期都要參加各所學校和地區舉辦的防災訓練,經歷了12年。”專欄作家加藤嘉一說,“假設地震發生,我們該怎么辦,第一做什么,第二看哪里,第三怎么辦。至少訓練過三十多次,不經思考也明白該怎么應付。”
  他們對建筑質量的信賴令人嘆服。“絕對不跑,”另一位久居日本的華人班先生說,“當時我看地震的時間,孩子還在幼兒園呢,我就放心多了,日本的學校和幼兒園是最結實、可以用來避難的,而且幼兒園也有固定的疏散處,不用擔心混亂中找不到孩子。”
  “記得前些年一個挺有名的建筑師,”他想起以前的新聞,“少用了兩根鋼筋,被追究得特別嚴,伴侶還因為壓力太大跳樓自殺。當時還覺得有點小題大做……”
  1995年阪神大地震后,日本政府連續3次修改《建筑基準法》,除木結構住宅外,把各類建筑的抗震基準提高到最高水準,尤其是商務樓要求能夠8級地震不倒。
  等到第一撥劇烈的搖晃過去,街上沒有突然飛來的瓦片或者玻璃后,可以出去了。戴著安全帽,提著防災鞋和“非常持出袋”,這其實是個不大的雙肩包,平常就放在辦公桌腳下,提起來就走了。胡女士的包里有物品如下:
  折疊塑料水桶;鋪地塑料布;石灰加熱袋以及兩袋“五目米飯”(還注明用水泡60分鐘、開水泡15分鐘可吃);餅干兩罐(熱量可以提供兩到三天);飯碗(里面有各種餐具);便攜收音機;救急袋(里面有棉球、止血貼、繃帶等等);多功能用小刀;我們甚至從雙肩包里掏出了一個“小廁所”,它由兩種顏色的袋子折疊組成,里面還有沙土,確保不污染環境。
  地震發生時,福原女士正在自己供職的日語學校的畢業典禮會場,當校長正要向學生發畢業證書時,地震發生了,華麗的吊燈開始搖晃,起初以為就像平常的小地震一樣,晃幾下就好了,沒想到左右越晃越厲害,這可不是一般的地震!老師迅速打開門,讓學生從樓梯下樓避難,穿著正裝的學生們拼命跑到樓梯,穿高跟鞋的女孩子,踢了鞋子就跑。搖晃持續了兩三分鐘,過了一會兒,大家又回到會場,繼續進行畢業典禮,高高興興地從校長手中接過畢業證書。十多分鐘后,地震再次發生,比上次更嚴重。等搖晃過后,學生再次上臺受領畢業證書。最后,大家合影留念,帶著笑容,留學生多是中國人,他們在日本的地震中也學會鎮定自如了。
  地震后,東京的交通全面停運,電車、地下鐵都停止了,新干線也不例外,東京都內不少上班族選擇花幾個小時走路回家。
  “人行道上黑壓壓的一片,我來日本二十多年沒看到過這種景象。”胡女士說。東海大學教授葉千榮在日比谷大道上看到,所有人都很有秩序,“就像參加追悼會葬禮似的:緩慢,沉靜,嚴肅。”
  車道幾乎水泄不通,但沒有行人走到車道上來。自由撰稿人福島女士從澀谷車站出發走路回家,一路上的小店有人發飲料,有人發糖果,還有人對她說,路很暗,小心一點啊!“這時候覺得我們日本人還是nice guy啊!”
  葉千榮用了10個小時從東京開回橫濱,與之相伴的是幾百萬步行的市民,他說,那感覺像一部悲壯的無聲電影。有人形容,這種場景只在好萊塢災難片中見過。
  在茨城縣一個小鎮的車站,班先生同樣站在一群默默的人中間,電車已經停駛,但補票口還是排著隊,沒人去占小便宜。“外面很冷,但人都在外面凍著,也不去一旁的小吃店里取暖。”
  “有些人以為這是訓練的結果,但這其實肯定是比訓練和外界要求更高的原因。”葉千榮說,“這是一種自律性與過敏性。社會穩定并不是一個動賓結構,不能用‘維持’這個動詞,而是要用其他因素去造就的。”
  留下來的人們,去往周圍的學校過夜,在這種緊急時刻,日本的公立學校會無條件開放接納民眾,而私立學校則會自行決定開放與否。胡女士所在的寫字樓通過廣播說,一樓的健身房已經開放,水、食物和毯子都準備好了,大家可以來這里過夜。同一樓層的餐廳則為過夜者送來了烤面包。
  3月14日,周一,地震后第一個通勤日。
  這一天,東京都內大多數車站都采取了控制人流量的措施,人群有序地排成長列,等待進站。更多的人則被告知,必須換用其他交通設施,一切為了節電。由于占據日本34.5%發電量的核電目前不能完全啟用,導致日本政府必須做出這一選擇:主動控制電量。盡管這一消息是在前一天深夜才通過電視向民眾公布,大多數人并沒有看到,仍照原定計劃出行,但在車站外,就已被預先安排好的工作人員耐心地解釋清楚情況。
  據本刊記者所見,在東京都內,盡管幾乎所有的車站都出現了人流密集現象,但沒有一起混亂、擁擠現象。人們靜靜地、幾乎是冷漠地接受著安排,沒有抱怨,沒有意外。只要有工作人員向他們解釋清楚情況,便迅速地按照車站指示,等待,或者選擇離開。人群排成了蜿蜒的長龍,全部靠左,右邊留出通行空間,沒人指引,沒人監督。
  從14日起,除了東京都23區外,日本其他城市和東京的郊區開始輪番有計劃停電,每個區域每次停3個小時。政府號召民眾節約用電,建議家庭不要使用電熨斗等耗電設備。胡女士家也在計劃停電范圍,“沒有任何怨言,我家孩子也是,一聽到號召就去關燈。”14日東京良好的天氣甚至讓人們感到歉意,“想到災區,就有一種罪惡感。”
  下午,新宿街頭100米內有兩家NGO組織在募款,一家是日本志愿者協會,專門為此出了號外。他們說這種募捐需要當地政府和警察局批準,但因為事出突然,所以大家都是邊申請邊上街募捐。
  街對面是另外一家協會,人比較多,都著黑色西裝,齊聲喊著口號:為東北日本募捐等。上面寫著:截止14日15:00已經募集到了20萬的物資,組織車出發運往災區了。錢全部捐給宮城縣紅十字會,而另外的物資自己找車運過去。他們本來是有一個營業所在仙臺,現在也完全失聯。
  我們問他們,如何保證財政透明,他們覺得很吃驚:為什么擔心這樣的問題呢?
  也并非沒有傳言。在震后頭兩天,除了核泄露的消息外,還有一則油廠爆炸的短信和EMAIL在快速傳播,歷史學家依田熹家以一種老派的嚴肅和榮譽感回復他的一個學生:在日本,散布謠言也是犯罪,1995年關西大地震,法國記者來報道的第一句話就是,日本沒有搶劫事件!
  有外籍人員這樣評價日本:“告訴你,這里的機場和火車一定很快恢復過來。日本人就像螞蟻一樣,你沒見過蟻路嗎?即使水淹來,沖散了蟻路,他們很快又會回來,走出一條新的蟻路來。”
  媒體、政府、企業與社會
  幾家電視臺全天聚焦震災,沒有廣告、沒有嚎啕,也沒有恐怖或者昂揚的背景音樂,電視和街上的人群一樣安靜。葉千榮評價說,“日本媒體樸實、認真,以一種真正的同情心去奉獻。至少在這里,人們從來不提多難興邦,但在踏實做事。”一位中國網友則在微博上說,“正收看日本NHK電視臺。它輪流用日語、英語、華語、韓語等五個語種,發布有關最新震情和可能發生海嘯的地區。作為真正的公共電視臺,NHK在國家重大危機時刻成為超越一切的公共平臺,維系了國民的精神和秩序。”
  地震后,日本各電視臺,停止其他一切節目,連廣告都不播,全方位報道地震消息,地震中死傷人數、失蹤人數、交通信息、余震信息、政府的救助措施等等應有盡有,13日起多了停電信息,近日來特別引人關注的是福島第一核電站的信息,媒體更是詳盡報道。
  地震后,最讓人不安的就是這個核電站,但是政府及時公開信息,讓人相信一切都在挽救中。
  日本官房長官枝野幸男每天數次向公眾報告地震信息,他每天穿著工裝,他那張看起來毫無表情的臉已經為全世界所熟悉,現在日本人看到枝野幸男那張臉,就意味著抓到最新信息。日本人半開玩笑地議論:現在就靠官房長官啦,但愿他下次能帶給我們好消息。有趣的是,現在日本網上流行一個新運動――“讓官房長官去睡會兒吧”,原來,有網民發現地震以來枝野幸男出席了無數的新聞發布會,每次都要面對記者們連珠炮式的問題,Twitter用戶sarang5NY周一下午寫道:“枝野先生,請不要過于勞累。你每次向公眾解釋情況的時候,都是自己說的,而沒有照著稿子念,我要向你表達深深的敬意。”這個“提案”得到無數Twitter用戶響應,以至于周一“#edano_nero”已經成為Twitter上一個全球流行話題。“Nero”在日語里是睡覺的意思。
  日本官員在此次大災難中的表現得到了多數民眾的認可。這種認可不限于在朝的民主黨。大地震發生后,日本執政黨和在野黨立即達成協議,實現政治休戰,共同面對災難,一致救國。為了采取更有效的災害對策,執政黨和在野黨就有關早日推出財政補充方案,在救災上投入更多的經費達成共識。
  首相菅直人11日深夜在官邸面對在野黨黨首,深深地低下頭,“希望大家指導、配合,為了保護國民的生命和財產希望大家共同努力,這是救國的需要。”
  自民黨總裁谷垣禎一表示將給予全力協助,政府和在野黨之間設置了聯系熱線,原先“敵對”的菅直人和谷垣禎一兩人地震后在采訪的記者面前并肩站在了一起。民主黨內原先亦有內訌,在災難面前各派都團結起來。
  政府派出了10萬名自衛隊隊員,警察、消防、海上保安廳等各方聯合起來,救助生存者和孤立者。未受地震災害影響的日本關西大阪、京都以及其他5縣13日表示已經做好了接收災民的準備,優先接收高齡者、兒童、傷員和病人。
  首相菅直人在隨后也發布政策,所有的便利店貨品全部免費,涉及費用由日本政府承擔,所有公共電話也免費撥打,以保證受災民眾可以最快地聯系上親人。
  企業界亦加入救災行列,如大型連鎖電器站Bigcamera提供免費手機電池。全日空航空公司宣布,從現在起到4月15日,免費為一切救援物資提供國際、國內航線的運輸,免費為救援人員提供座艙席位。在這種舉國協力抗災的氛圍中,連日本最大的黑社會組織“山口組”亦加入救援行列,火速向災民派粥及提供避難所,有居民指黑社會沒有趁火打劫,效率較政府更高。成立于1915年的“山口組”是日本最大幫會,二戰之后,日本社會秩序異常混亂,政府無力治理,山口組甚至扮演了“民間警察”的角色,為民眾提供保護;1995年神戶大地震后,亦有協助救災,反應速度甚至超過了日本政府。東京黑幫“住吉會”也在Twitter公布,開放各處的事務所作為庇護中心,為災民免費提供食宿。
  有人曾寫道,1923年關東大地震之后,在騷亂與管制中,苦悶的年輕人仿佛看到了一個前進的方向,此后,日本的法西斯主義開始盛行。88年以后,換了天地,取而代之的是節制、理性以及平靜中的不安,甚至是懷疑――核的陰影正在漸漸蓋過地震,成為這個國家最難以預料的變量。
  2011年對日本意味著什么?一切遠未結束。但正如一位中國網民所說,這次地震對日本而言不亞于一場戰爭,為日本民眾祈福的同時也深深體會到這個國家的強大。不說政府的整體調度,也不言穩固的建筑,不去目送赴死的援救隊員,不去體會涉險報道的記者的心情;只為雖擁擠但有秩序的街道,只為逃離現場還記得拔掉電源的教師,何等的自信才有這份淡定!災難會擦亮你的眼睛。

推薦訪問:Exports
上一篇:酷品優學_酷品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大胖彩票 莆田市 | 镇原县 | 垣曲县 | 丰镇市 | 许昌市 | 西乌 | 杭锦后旗 | 黄大仙区 | 绩溪县 | 十堰市 | 深泽县 | 凉山 | 韩城市 | 玉溪市 | 樟树市 | 横山县 | 尉氏县 | 大兴区 | 汨罗市 | 密云县 | 鞍山市 | 临沂市 | 日土县 | 玉田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台山市 | 恭城 | 五原县 | 蒙自县 | 海盐县 | 安多县 | 龙井市 | 含山县 | 宁蒗 | 冕宁县 | 固阳县 | 富平县 | 石棉县 | 康定县 | 宁德市 | 怀化市 | 许昌市 | 高青县 | 维西 | 友谊县 | 宣恩县 | 涪陵区 | 包头市 | 梨树县 | 太仓市 | 富民县 | 宣武区 | 新干县 | 伊春市 | 天气 | 清苑县 | 锡林郭勒盟 | 永新县 | 西宁市 | 宜宾县 | 迁安市 | 会理县 | 兴化市 | 宜兰县 | 尤溪县 | 建水县 | 顺义区 | 蓬溪县 | 奉贤区 | 老河口市 | 兰溪市 | 桦川县 | 荃湾区 | 华坪县 | 文昌市 | 昭觉县 | 绥中县 | 揭西县 | 珠海市 | 红原县 | 扎鲁特旗 | 宁海县 | 顺义区 | 东台市 | 庐江县 | 武鸣县 | 冕宁县 | 施秉县 | 边坝县 | 遵义县 | 祁阳县 | 鹤山市 | 长乐市 | 东乌珠穆沁旗 | 高雄县 | 乃东县 | 通江县 | 绍兴县 | 南开区 | 师宗县 | 海伦市 | 莱西市 | 绥德县 | 福清市 | 北流市 | 澎湖县 | 同心县 | 河东区 | 碌曲县 | 天全县 | 桦南县 | 安国市 | 德阳市 | 景洪市 | 陇南市 | 清流县 | 巴塘县 | 伊吾县 | 涿鹿县 | 建湖县 | 永川市 | 尼玛县 | 香格里拉县 | 阿城市 | 杭州市 | 金湖县 | 云和县 | 罗甸县 | 景泰县 | 通海县 | 鄄城县 | 荆州市 | 景宁 | 邯郸市 | 来安县 | 日照市 | 垣曲县 | 鄱阳县 | 林州市 | 远安县 | 衡山县 | 乐陵市 | 吉林市 | 乌兰浩特市 | 福州市 | 鲁山县 | 客服 | 八宿县 | 卫辉市 | 东港市 | 澜沧 | 嘉鱼县 | 法库县 | 泸水县 | 阿拉善左旗 | 咸阳市 | 沙河市 | 蛟河市 | 胶州市 | 横峰县 | 云霄县 | 新化县 | 闸北区 | 临清市 | 沙洋县 | 丰县 | 都江堰市 | 旌德县 | 丽江市 | 乐平市 | 松潘县 | 莫力 | 环江 | 安平县 | 达拉特旗 | 寿光市 | 滨州市 | 修武县 | 石台县 | 浦城县 | 柳林县 | 津南区 | 丘北县 | 苏尼特右旗 | 永安市 | 太原市 | 龙川县 | 安乡县 | 巴楚县 | 岳西县 | 桂东县 | 新邵县 | 丽江市 | 榆林市 | 石泉县 | 中阳县 | 朝阳县 | 柳江县 | 宿州市 | 任丘市 | 清涧县 | 淮滨县 | 聂拉木县 | 长宁县 | 怀远县 | 怀来县 | 西平县 | 蕉岭县 | 德令哈市 | 井陉县 | 河东区 | 磐安县 | 咸宁市 | 泗水县 | 七台河市 | 壤塘县 | 兴仁县 | 沙坪坝区 | 湘乡市 | 南昌市 | 庄河市 | 哈巴河县 | 高安市 | 灵武市 | 义乌市 | 鹤庆县 | 西藏 | 正定县 | 莱西市 | 大悟县 | 杨浦区 | 彰武县 | 离岛区 | 名山县 | 正蓝旗 | 手机 | 堆龙德庆县 | 遂溪县 | 西青区 | 揭阳市 | 宜兰县 | 临安市 | 汶上县 | 丹寨县 | 闸北区 | 水城县 | 桂平市 | 茂名市 | 福鼎市 | 故城县 | 凌云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