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火的女人】 玩火的女孩劇情詳解

來源:思想匯報 發布時間:2019-02-12 點擊:

  靈魂失去尊嚴,身體淪為工具。      一      第一次見到一航是在他和靈兒的訂婚宴上。高大帥氣又成熟穩健的一航讓眾姐妹“驚艷”不已。原來,一航是靈兒父親的老戰友的孩子,半年前老戰友從另一個城市來這里看兒子,無意間得知,靈兒父親已轉業到這個城市。于是,把酒言歡,看兒女年貌相當,遂定了親事。門當戶對加上郎才女貌,靈兒一百個滿意。
  “靈兒也太好命了,有個好爸爸,有個好工作,還有個好老公。”一個姐妹酸酸地說。看著快樂的靈兒,之微心中突然很寥落。在旁人看來,之微和靈兒最要好。靈兒家境富裕優越感強,之微父母雙亡家境不好,這樣兩個女孩子能保持多年的友誼真是一個奇跡。但也只有之微清楚這種要好是用多少卑微換來的:靈兒不愛吃的東西她吃,靈兒不喜歡穿的衣服她穿,甚至靈兒不喜歡的男孩也由她出面打發。這一切,不過是為了在這個城市找一個好工作!她沒有這個能力,但靈兒有,靈兒父親有。
  她以多年來的卑躬屈膝換來了體面的工作。她以為一切都可以結束了。可是不。靈兒在見到一航的第一眼起,就決定要甩掉她當時的男朋友。她告訴之微:“擺平他。”之微愣了一下:“怎么擺平?”靈兒臉一沉:“你不是沒男朋友嗎?”
  之微心中的屈辱感油然而生,臉上卻笑著說:“好。”
  當一航一個略微驚異的眼神掠過來時,之微看出了那個眼神里有不安分的東西在燃燒。她大膽地迎接了那個眼神并在含情脈脈中將之融化,一點點沉在心底,然后開出噴薄的鮮花。她心中突然有了個決定:這世上還有什么比“勾搭”靈兒的老公更讓人覺得刺激和解恨呢?
  
  二
  
  繾綣過后,一航起身,對之微說:“我走了,我要去接她。”
  盡管一航從不在之微面前提靈兒的名字,但靈兒還是無處不在。之微心中有些郁悶:難道我永遠要生活在她的陰影下?
  原本只是個游戲,可是她沒有想到的是她真的愛上了一航。這樣的愛如天雷地火般地勾魂攝魄,讓她欲罷不能。開始,她總渴望靈兒知道她和一航的私情,她無數次地想象著靈兒屈辱和憤怒的表情,她甚至在夢里都要笑出聲來。可是漸漸地,她越來越害怕靈兒知道。因為她害怕失去一航。失去一航,就等于失去了一切。
  一航總是說:“再等等,我會跟她離婚。總不能一結婚就離婚吧。兩家老人都不好看呢。”
  她等。除了等,她還能做什么?
  靈兒經常叫她去家里做客。三個人一起吃飯,靈兒歡快地飛在她和一航之間,像只蝴蝶。之微心里冷笑道:過不了多久,只怕你就要哭了。
  
  三
  
  第一場雪飄飄灑灑時,靈兒讓之微去吃飯。飯桌上,靈兒滿臉欣喜地告訴之微:“我要當媽媽了。你說我是生男孩好,還是生女孩好?”
  之微的頭嗡地響了一下,不由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靈兒笑嗔道:“你摸你的肚子干嗎?一航的孩子在這里!”說著抓起之微的手朝自己的肚子摸去。
  之微方寸大亂,訕訕地應付了幾句,謊稱有事逃了出來。一路走,一路流淚。孩子,一航的孩子,我的肚子里難道不是一航的孩子?
  之微讓一航做個抉擇,兩個都是你的骨肉,你看著辦吧。
  一航低著頭,只是說:“別逼我。”
  之微一字一頓地說:“我,非,生,不,可。”
  之微對靈兒說她唯一的親人姑媽病了要人照顧,她已請了一年的長假準備回老家。靈兒說:“我知道了,早點回來啊。等你回來就當干媽了。”
  一航送之微。一航疲憊地說:“之微,放過我吧。”之微冷笑著說:“那誰又放過我?”
  
  四
  
  之微生下女兒后才知道養活她并不容易。孩子被姑媽送到保育院謊稱是撿來的孤兒。之微親吻著孩子,說:“寶貝,等媽媽拿到該拿到的東西時,一定讓你過世界上最好的生活。”
  之微回到城市里。見到靈兒,聽說她的孩子沒有保住,心下戚然,相對無言。
  幾個月后,之微回鄉下看孩子,卻大吃一驚,孩子居然不見了。保育院的阿姨說,孩子被大城市的有錢人領走了,享福去了。
  之微丟魂失魄地回到城市里。直到在靈兒家看到一個粉嘟嘟的小天使,這才明白,原來孩子竟是被一航和靈兒收養了。之微心中百感交集。
  一航說:“你不知道我費了多少心思!這下好了,你不正是這個意思嗎?我的孩子在我身邊,你放心好了。靈兒也不知多喜歡她。你滿意了吧?”
  之微大喊著:“不滿意!你的孩子在你身邊,那么我呢?我是誰?”
  只有靈兒依然歡快,指著之微對孩子說:“安琪,喊干媽。”
  之微心里苦如黃連。
  
  五
  
  安琪漸漸長大,粉妝玉琢,搖搖晃晃走路,咿咿呀呀說話。之微看著,心中溫柔得如同一片水草。水草蔓延在心間,絲絲都是愛憐。靈兒很疼安琪,這是唯一讓之微欣慰的事情。只是,每次安琪喊靈兒媽媽,靈兒響亮回答的時候,之微的淚便盈滿了眼眶。
  安琪兩歲生日時,之微給她買了最新款的芭比娃娃。靈兒則給了安琪一個大大的吻。安琪沉沉睡去時,靈兒送之微出來,夜色深沉,風涼颼颼的。靈兒突然說:“之微,你還要待多久?”之微回頭,靈兒怪異地笑著說:“安琪是一航的女兒,對嗎?”之微的臉煞白。靈兒說:“之微,安琪是一航的親生女兒,我待她也如同親生,我們已經辦好了出國手續,下個月就走。你就不用再費心了。”之微大叫:“不,不,你們不能這樣!安琪是我的女兒!”
  靈兒突然大笑起來,說:“林之微,4年了,終于還是說出來了!我告訴你,你懷孕時我根本就沒有懷孕,而且醫生說我不孕。一航想要個孩子,還有比你更合適的人嗎?你看,安琪多漂亮啊……”
  靈兒的笑聲讓之微悚然一驚。她險些倒下:自己用心良苦,卻不料,人家早已設下圈套。游戲是那么容易玩的么?什么叫玩火自焚?
  
  六
  
  一航一家出國了,飛機從頭頂飛過時,鄉下的小路上行走著一個素衣女子,她面對飛機飛去的方向,喃喃道:“作孽。”
  
  (劉敏摘自《古今故事報》總第687期)

推薦訪問:我現在 我現在
上一篇:怎么樣成立一個國家 [如何建立一個國家]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大胖彩票 安丘市 | 澄迈县 | 长寿区 | 磐安县 | 个旧市 | 客服 | 闵行区 | 莱阳市 | 全椒县 | 宁安市 | 滨海县 | 呼和浩特市 | 平潭县 | 丁青县 | 巴彦县 | 五指山市 | 那坡县 | 临汾市 | 淮安市 | 辽源市 | 德兴市 | 邓州市 | 牡丹江市 | 桂林市 | 连平县 | 中宁县 | 秦安县 | 遂川县 | 瓦房店市 | 光山县 | 镇坪县 | 湖南省 | 襄垣县 | 苍山县 | 当雄县 | 鲜城 | 黄陵县 | 托克托县 | 安达市 | 宣城市 | 无锡市 | 泽州县 | 揭西县 | 温州市 | 尚义县 | 庄浪县 | 余江县 | 台东县 | 方城县 | 塔城市 | 铅山县 | 鱼台县 | 镇雄县 | 南皮县 | 芮城县 | 磐安县 | 阿尔山市 | 洛川县 | 沂南县 | 扶余县 | 苏尼特左旗 | 台北市 | 新化县 | 巴马 | 富川 | 望谟县 | 喀喇沁旗 | 卢龙县 | 麻江县 | 扎兰屯市 | 共和县 | 麻阳 | 都匀市 | 重庆市 | 阆中市 | 荔浦县 | 马鞍山市 | 萨嘎县 | 池州市 | 克拉玛依市 | 黄陵县 | 鸡西市 | 莱州市 | 台北县 | 黑河市 | 横峰县 | 遂平县 | 璧山县 | 灵丘县 | 巴林左旗 | 潼南县 | 哈巴河县 | 崇州市 | 六安市 | 南开区 | 临朐县 | 福州市 | 兰州市 | 文安县 | 古蔺县 | 嘉善县 | 桐乡市 | 龙游县 | 临颍县 | 宁晋县 | 宁蒗 | 安顺市 | 定陶县 | 工布江达县 | 大关县 | 康乐县 | 乌鲁木齐县 | 奇台县 | 巴青县 | 奉贤区 | 永城市 | 大城县 | 登封市 | 恩平市 | 盐津县 | 镇巴县 | 天水市 | 荃湾区 | 高雄县 | 从江县 | 清新县 | 海阳市 | 呼玛县 | 林周县 | 乐清市 | 平陆县 | 怀远县 | 乡城县 | 扶沟县 | 余姚市 | 新野县 | 古交市 | 大石桥市 | 吉林省 | 潢川县 | 潮安县 | 嵩明县 | 清涧县 | 福泉市 | 邓州市 | 通化市 | 玛纳斯县 | 刚察县 | 武陟县 | 南丰县 | 察雅县 | 赣榆县 | 安陆市 | 囊谦县 | 长阳 | 福海县 | 沧州市 | 讷河市 | 新安县 | 岳阳市 | 达州市 | 若尔盖县 | 梁山县 | 霞浦县 | 沁水县 | 加查县 | 赣州市 | 崇信县 | 丹阳市 | 崇信县 | 扎赉特旗 | 合山市 | 报价 | 延吉市 | 十堰市 | 梅州市 | 乌兰县 | 乌鲁木齐县 | 赣榆县 | 滦平县 | 洱源县 | 江北区 | 陆丰市 | 政和县 | 临潭县 | 东平县 | 房山区 | 宁乡县 | 洱源县 | 和林格尔县 | 巫溪县 | 雅安市 | 辉县市 | 毕节市 | 紫阳县 | 佛教 | 庆元县 | 永兴县 | 宾阳县 | 合肥市 | 合阳县 | 河池市 | 克什克腾旗 | 墨玉县 | 西林县 | 图木舒克市 | 龙门县 | 隆昌县 | 马龙县 | 满洲里市 | 辽阳市 | 合肥市 | 崇义县 | 浦江县 | 平山县 | 邛崃市 | 周宁县 | 双江 | 延长县 | 淮阳县 | 铁岭县 | 项城市 | 苗栗县 | 莲花县 | 犍为县 | 北京市 | 治多县 | 平定县 | 深州市 | 宁波市 | 德阳市 | 石门县 | 当涂县 | 肃北 | 奉新县 | 溧阳市 | 怀来县 | 新蔡县 | 吴桥县 | 增城市 | 巴马 | 长岭县 | 渭源县 | 孝义市 | 泗洪县 | 龙海市 | 亳州市 | 虹口区 | 开化县 | 元氏县 | 青海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