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里的故事】故事的事歌曲

來源:演講稿 發布時間:2019-08-17 04:59:06 點擊:

  惠子到貨了,可是今天不同往日,尤其是在這個時間段沒有人能來幫她。惠子正在對這個極其簡單的問題做深度思考,怎么把它運上二樓呢?   惠子也知道,沒有電梯,將這個服裝包裹從一樓運到二樓最簡便快捷的辦法,就是把它扛起來從樓梯上到二樓,平常業主們到貨也都是這樣往樓上運的。可是惠子身體柔弱,她就是竭盡全力也無法將這個包裹拿到第一階樓梯上。
  因為到了春夏之交季節更替的時候,所以近幾天服裝超市里顧客陡然增多。人們常說顧客是“上帝”,“上帝”到了,業主們都想取悅“上帝”,爭相獻媚,誰還能有時間去幫助這位連“上帝”都不愿意垂青的子民惠子?
  以前惠子到貨也有誰都沒時間幫她往上扛的時候。有一次恰好她媽來找她,她讓媽媽在樓下為她看管打開的包裹,她將服裝分批運上樓去;另一次是她請朋友給她看一會兒包,她打車回家將媽媽接來,才將服裝包裹打開往樓上運。
  今天沒人能抽出時間為她看包,她也不能丟下這個價值一萬多元的包裹不管去接她媽。此時,惠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沒在家里裝一部固定電話。媽媽不會用手機,如果有部固定電話就可以打電話叫媽媽打車來。如果在沒有親友照應的情況下打開包裹分批往二樓送服裝,一旦被人乘機偷走了幾件衣服一個月的辛勞就付之東流了,另外還得搭上房租。
  惠子把她的親友理了一遍,拿出手機給能給她幫忙的親友打電話。她的親友有的說出差在外地,有的說在崗位上出不來,最讓她接受不了的是他們讓她等到晚上他們下班再說。
  惠子找出幾個常給她拉東西的人力車名片,看看蹬三輪的誰能有時間,雇他們來把包裹給她扛上樓去。結果是有的人有活來不了,有的人嫌活少不愿意來。
  正在惠子求助無門、心急如焚的時候,鐘誠悄然來到商貿城大樓。
  商貿城是本市最大的綜合性商場,大樓里賣的東西包羅萬象,家電、百貨、服裝、家具、布匹、燈具、食品什么都有。其中由許多服裝店組成的服裝超市是商貿城的大戶,占據整個二樓,每天來商貿城購物的人川流不息。
  鐘誠從商貿城右邊大門進去后接著往里走,準備從樓梯上二樓到自己的服裝店去。無意間從來往行人的空隙中看見惠子拿著手機站在通往右后大廳的過道那里打電話,身前放著一個大包裹。
  這并沒引起鐘誠的注意,服裝超市的業主們賣貨、進貨、到貨是正常的商業活動,配貨站一直都是將業主們到的貨送到商貿城一樓,惠子收到一個包裹再平常不過了。鐘誠只是嘟囔了一句:她到貨了。繼續往前走。
  可是,剛走了兩步鐘誠又退回來了。他問自己:惠子為什么不把包裹運上樓去?還站在那里干什么?是不是今天顧客太多人們抽不出時間給她幫忙她才在那里等著?隨后鐘誠又否定了這種想法:即使業主們沒時間給她幫忙,她給親戚、朋友打個電話,找一個人來也能把包裹給她扛上樓去,何必在這里站著,所有的人同時都抽不出時間幫她的概率太小了。惠子站在那里可能還有別的事,也許她正在等人。倒是沒聽說惠子有男朋友,可是,人家有男朋友還得專門告訴你一聲嗎?
  鐘誠抬腳向惠子那里走去,準備幫惠子把包扛上二樓。可他靈光一現忽然想到,若是恰好與她等的男友遇到一起,會被她男友誤解為自己是在向惠子獻殷勤,剛走了兩步又轉回來了。鐘誠行為很檢點,始終認為自己的情況與別人不同,做事低調,處處謹慎。
  鐘誠認識惠子已經很長時間了,他知道惠子的性格有點兒急。過去他幫惠子扛包偶爾因故遲到時,惠子都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今天惠子在這里看守包裹的時間可能不短了,鐘誠揣測,惠子心里一定在承受著痛苦的煎熬!
  鐘誠粗略地估算一下:如果惠子真是在等人,這么長時間人也早該到了,到現在人還沒來可能就來不了啦,再等下去也是白白浪費時間。想到這里他啞然失笑,自己對自己說:既然她等的人來不了就不用擔心會遇到誰,你就快點過去給她扛上樓吧。
  惠子沮喪地坐在包裹上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她想:求不著人只好等親戚來扛了。就在這個時候鐘誠突然出現在她眼前,把她嚇了一跳。還沒等惠子說什么鐘誠扛起包裹就上樓了。
  從樓梯上到二樓往里數第二家是鐘誠的服裝店,而對著樓梯的頭一家就是惠子的店。鐘誠將包裹扛到二樓往惠子店門口一放,就忙自己的事去了。
  肩上卸下重負的惠子倍感輕松,高高興興地回到二樓。這時鐘誠正與別人說話,看見惠子也沒吱聲,就像剛才他什么忙也沒幫似的。
  鐘誠這樣是有意回避。惠子是個賢淑、美貌的未婚姑娘,自己卻是個離過婚的二手男人,過分接近惠子人們會曲解自己的意圖。本來自己離婚是因為妻子有外遇,如果人們把無辜的惠子與自己扯在一起,事情的結果就會變味,惠子可能會無緣無故地遭到非議,自己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人言可畏呀!
  可是,單純的惠子沒想那么多。從焦灼驟然變為輕松的愉悅還沒過去,她對鐘誠的妹妹玉殊說: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大家都這么忙,如果不是鐘哥來到商貿城,將包裹給我扛上來,我可能就得急死了,真得好好地謝謝鐘哥。
  玉殊聽了惠子的話,眼睜睜地看著她就是不說話,看得惠子心里直發慌,就用手輕輕地推推玉殊,小聲問她:你這是怎么啦?樣子怪怪的。
  玉殊說:我看著你在想——我哥那么好,你就嫁給他吧!
  惠子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脖子根,用她那個小拳頭杵了玉殊一下,說:人家跟你說正經的呢。
  惠子對自己的事業很投入,可是她服裝店的效益卻平平。惠子知道鐘誠經營得很好,一直想去向他請教,可是一想到這是商業秘密關乎到賺錢的大事,就不好意思張口了。
  夏季已經到了尾聲,服裝商場的業主們又該進秋冬季節的服裝了。鐘誠的流動資金損失殆盡,他從經商的姐姐那里貸來十二萬元用來進貨,準備放手一搏。他滿懷信心地自言自語,都說咸魚不能翻身,可我是淡水魚啊!
  鐘誠改變了過去只從單一貨源地進貨的方式,他找親戚求朋友從北京、沈陽、呼和浩特、哈爾濱多個渠道購進適銷對路的知名品牌秋冬季服裝。   惠子也該進秋冬季的服裝了,可是她的夏季服裝有很大一部分沒有銷出去,資金被壓住了無錢進貨,急得她寢食難安。
  惠子的服裝店是她舅舅去年春節過后給她媽買下的。舅舅來看望姐姐,看到外甥女沒工作,姐姐吃低保還得供兒子讀大學,生活很困難。適逢商貿城里有人整體出兌服裝店,就拿錢把它盤下來送給姐姐,讓外甥女經營。由于惠子經商時間短沒經驗,效益一直不好,流動資金沒積累多少。
  以前,鐘誠就知道惠子家里困難,現在又聽說她無錢進貨,就動了惻隱之心!他與小妹商量:像裝潢、美化這樣的項目暫時先不做,把省下來的錢再加上進貨剩余資金借給惠子當貨款,讓她把秋冬季的服裝購進來,你看這樣行不?玉殊也像她哥哥那樣善良,立刻舉手贊成。鐘誠對妹妹感嘆地說,一個沒有經商經驗的姑娘獨自支撐著這個商場,確實不容易啊!
  惠子收到玉殊給她送來的三萬塊錢,心里激起了不小的波瀾。她對玉殊說:“誰都愿意錦上添花,沒人愿意雪中送炭”,你們哥倆就是那種愿意雪中送炭的人,我得怎么感謝你們兄妹倆呢?
  惠子又從親戚們那里借來一些,終于把秋冬季的服裝購進來了,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可是背著外債過日子的滋味也不好受,無論干什么都覺得頭上壓著點東西。她想:一定設法將自己的服裝店經營好,早日把借人家的錢還上,也讓自己活得輕松些。
  呼倫貝爾大地的秋天來得早過程還短,秋天到了冬天也跟著來了。南方的人們還在舉著遮陽傘享受夏日風光的時候,這里已經飄起了雪花。
  鐘誠根據自己的服裝特點,決定調整今年秋冬的營銷戰略,他要以質量、價格優勢贏得顧客,從而增加銷售額。鐘誠進的服裝與其他商場的服裝在品牌上有許多不同,他把價格定得高或低都不會引起其他業主的反感。
  新的營銷戰略很快就看出效果了。他這里的服裝品牌多、規格全、價格相對低廉,到他這里來買秋冬季服裝的人漸漸地多了起來。銷售額顯著增加,獲得的利潤超過以前許多。
  惠子的營銷戰略還是照搬老套路沒有什么新意,服裝賣出去的少,錢也就賺得不多。惠子外面還有借款,實實在在地感到了壓力,決心請鐘誠給她指導指導,卻始終沒有與鐘誠單獨談話的機會。
  今天是星期六,下午四點多鐘,顧客漸漸散去,鐘誠的店里只剩下他一個人。
  惠子壯著膽子來找鐘誠,她說:鐘哥,有件事我不明白想向你請教。咱倆店相鄰,怎么到你這里買服裝的人那么多,到我那里買的人卻這么少呢?你給我指指,我哪里做得不好?
  鐘誠見惠子還沒說話臉先紅了,就知道她是鼓起很大的勇氣才開這個口的,就故意輕松地對惠子說:其實這也沒什么神秘可言,像你這么聰明的人只要仔細地琢磨琢磨就知道其中的道理了。
  他說,我們每天一上班就面對顧客,你就必須不斷地分析顧客的心理才行。他們到商場買服裝時,多數都是上樓后先到離樓梯最近的商場看看,看完之后他們都會想,到里面再走走,看看有沒有更好更便宜的。看了一遍后,如果他們想買在我這兒看到的服裝,多數人就會回來。因為我的服裝知名品牌多、規格全、還有價格優勢,經銷這些品牌服裝的人也少,即使別人那里也有我這幾個品牌的衣服,規格也沒有我的全。
  如果他們想買在你那兒看到的服裝,就不一定回來了。因為你與里面的商場都在H市的地下服裝一條街批發的,里面商場的服裝與你的服裝風格相近,有的甚至是同一個規格、同一個牌號,價格也不比你的高,顧客就在當時所在的服裝店買了,不再回到你這里了。
  你的店只起到了服裝的展示作用,買者卻比里面的商場少得多。而這也正是前任業主將商場出兌給你的原因。
  鐘誠剛說到這里惠子就急了,她說,我的服裝店也換不了地方,那可怎么辦呀?
  鐘誠說,你不用換地方,只要改變經營策略就可以了。我建議你以處理積壓服裝的方式削價,把不被顧客看好的服裝——最好是不賠、少賠點都賤價賣出去。
  說到這里鐘誠停頓了一下看看惠子的反應又接著說,你再少籌集點資金與這些銷售款加在一起,我幫你利用這筆貨款從我進貨的地方再進一批適銷對路的冬季服裝。新進的服裝進貨地點不同,大部分的品牌也不一樣,你把價格定得低一點別的業主也不會認為你是在低價傾銷搶別人的生意,顧客來時你再多注意一些服務細節,這樣,買你服裝的顧客就會慢慢地多起來。雖然賣一件衣服比以前少賺了,但是你賣的多了,許多件衣服的利潤累計起來就看出賺錢了。秋末冬初的銷售旺季已經過去,可春節前的銷售旺季還沒到呢!
  鐘誠問惠子:你認為我說的有道理嗎?
  惠子說:我從沒有聽過像你這樣精僻的分析,以前我只知道你的商場經營得好,哪想到這里面還有這么多的學問。你的話讓我受益匪淺,真是“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
  惠子當即決定,就按鐘誠教給她的方法辦。
  新進的服裝到貨后,惠子請鐘誠按他的定價標準給自己的服裝定價,雖然比其他商場里的同類服裝低了幾個百分點,可惠子的服裝從此具有了價格優勢。
  惠子風姿綽約、談吐文雅、講究誠信。她用甜潤的聲音真實地向顧客介紹新進服裝的質量、特點、價格,她的商品和服務獲得了顧客的青睞,銷售額開始逐漸增加。惠子心里暗暗地感激鐘誠,與鐘誠的感情又上了幾個臺階。
  鐘誠在市醫院保衛科上班,服裝商場是他的第二產業,他請妹妹玉殊在商場給他賣服裝。每逢雙休日他休息時,就叫妹妹在家干干家務,他一個人在店里營業。
  午飯時,超市的業主們都買小商販送到商場來的盒飯吃,可鐘誠不買,他不信任小商販的衛生保證。每逢他在商場賣貨的日子妹妹都按時把午飯給他送來。今天是星期天,不知什么原因,中午已過玉殊還沒來。
  惠子為了節省支出,也從不在商場買盒飯,午飯不是自帶就是媽媽給她送來。今天,惠子媽媽帶來兩份飯菜,她媽媽覺得,女兒常年在商場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吃午飯,心里很是不忍。她把自己的飯菜帶到女兒這里來是想與女兒一起吃,陪陪女兒。   惠子看看媽媽送來的飯菜,又回頭往鐘誠那邊看看,給鐘誠送午飯的玉殊還不見人影,心想,吃午飯的時間都快要過去了玉殊怎么還沒來?鐘哥不吃盒飯這我是知道的,可這里也沒有別的飯菜呀?想到這里就小聲地叫媽媽回家,媽媽的那一份飯菜留下自己吃,把自己的那份飯菜給鐘誠送去。
  她對鐘誠說,玉殊從來都是到點就將午飯給你送到,今天到現在還沒來估計是被事情拖住了。我媽媽給我送來了兩份飯菜,我吃不了,這一份給你吧。做得不好,可我媽很講究衛生的,你放心地吃吧。說完仰起臉用期待的眼神看著鐘誠,唯恐鐘誠不給她面子。
  鐘誠早就知道惠子媽媽做得一手好菜,每次惠子吃午飯,從樓梯口刮過來的風帶著惠子飯菜的香味吹進他的鼻子里,他都會對惠子媽媽的廚藝贊嘆一番。
  惠子端莊秀氣、美麗嫻靜,他很愿意與惠子發展感情,只是顧慮重重,不敢長時間與惠子獨處。現在惠子滿懷熱情地給他送來了飯菜,他心里的高興勁就別提了,痛痛快快地接過來,打開飯盒用鼻子嗅了嗅說:真香,夾起一塊肉就放進嘴里。惠子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看她那高興的樣子,不是她給鐘誠送來可口的飯菜,倒更像鐘誠將她偏愛的飲食送到了她跟前!
  這一年過得真快,再過兩個月就是春節了。得到國家補貼又獲得大豐收的農民,開著車帶著大把的人民幣拉著家人來到城里,給老人、給妻子、給孩子、也給自己買過年的新衣服。
  在上午十點至下午三點的黃金時間,服裝超市里顧客盈門,業主們是一片繁忙的景象。每年這個時候,鐘誠就用這一年加班存下的休息日換休,到商場來幫助妹妹賣貨。
  鐘誠發現顧客之中四個穿戴如時、風流倜儻的年輕人有點兒另類。他們一會在這里看看,一會到那里瞧瞧,可就是沒看見他們掏錢買過一件衣服,鐘誠觀察他們在附近幾個服裝店的活動已經很長時間了。
  鐘誠當兵時,是解放軍陸軍的特種兵,練成了一雙鷹眼和擒拿格斗的硬功夫,商場周圍發生的什么事情都別想逃過他的眼睛。
  這幾個年輕人慢慢地轉到了惠子的商場,看見這里是一個沒什么經驗的姑娘賣貨,認為有機可乘。便一字排開站在惠子開票的小桌前,叫惠子給他們拿衣服。看了這一件又要惠子給他們拿那一件,沒完沒了,惠子被折騰得頭昏腦脹。其中一個人見時機已到,趁慧子轉身去拿衣服時迅速地將一件高檔羽絨服裝進了隨身攜帶的塑料袋里,抬腿就要走。
  鐘誠跳過去一把將他抓住,看著他的眼睛厲聲問道:先生,你袋子里的衣服交錢了嗎?
  原來,鐘誠發現這幾個可疑人來到了惠子的店里,就提醒小妹注意看好自己的商品,自己則把精力用來監視那幾個人,那青年剛往塑料袋里裝羽絨服就被鐘誠發現了。
  那青年不知鐘誠的厲害,不屑一顧地對鐘誠說:當然交錢了,你管得著嗎?
  鐘誠的手抓得更緊,神秘地笑笑又問他:你說,那件衣服多少錢?
  小偷兒們事先也做了些準備,他們記下了許多服裝的價格以備不時之需。那青年見鐘誠抓得很緊掙脫不了,裝作很不耐煩的樣子說出了一個錢數,想快點脫身。
  但是他們哪里知道,靠樓梯這兩家服裝店與里面的那些服裝店有許多的不同。服裝價格調低了幾個百分點,大部分服裝的品牌也不一樣,那青年一說價格就等于向鐘誠承認自己是個小偷,難怪鐘誠笑得那么神秘。
  在前面打掩護的那三個人聽到鐘誠的問話,知道自己的弟兄敗露了,就要轉過身來對付鐘誠。鐘誠一看不能失去戰機,迅速地將他抓小偷的方式切換成自己的右手抓小偷的右肩猛然往自己跟前一拉,那小偷自動地轉了半圈,鐘誠在小偷膝蓋后面只輕輕一點,這個小偷就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那三個同伙見鐘誠已經動手,就一齊對鐘誠開打。鐘誠身材足足高出眼前這幾個小偷大半個頭,他迅速地伸出兩只胳膊將在他一左一右的兩個小偷的頭摟住,用力向懷里一收,小偷哪里有掙脫的力氣,兩顆頭顱劇烈地撞在一起,他們眼前立刻出現了一片繁星。晃晃悠悠地站都站不穩,哪還有能力還擊。
  地方狹小,跪在地上的那小偷想站也站不起來。離鐘誠較遠的那個小偷也被這兩個小偷隔住,想打鐘誠也打不著。但是他詭計多端,趁鐘誠的胳膊還在那兩個小偷的身后沒有收回來,推開擋道的同伴彎著腰撲到鐘誠身前,突然直起身子,用頭猛地撞擊鐘誠的下顎,劇烈的疼痛使鐘誠覺得天旋地轉,幾乎暈倒,鮮血立刻從嘴里流出來。
  鐘誠畢竟是訓練有素的特種兵出身,這點傷痛怎能摧毀他的意志?他見幾個人聚在一起無法施展功夫,便忍著劇痛跳過惠子開票的小桌隨即轉過身來將小桌用力向前一推,小桌飛起來砸在那個撞他下顎的小偷身上,鐘誠趁他被砸懵的時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他的太陽穴上重重地賞了兩拳,因頭顱互相撞擊還在眩暈的那兩位小偷鐘誠也沒有忘記“照顧”。
  三個難兄難弟一齊倒在地上的那個弟兄身上。可他們并不甘心自己的失敗,蠕動著身體還要站起來,鐘誠搬過來惠子的小桌坐在上面喝道:誰敢站起來就把誰扔到樓下去!這一下鎮住了他們,只好保持那不十分優雅的姿勢一動不動。
  過去業主們丟了東西,即使小偷就在對面看著自己,自己也認不出來,憋著一肚子的窩囊氣沒處撒。今天鐘誠捉小偷一個現行,業主們看到在搏斗中被擊倒的小偷們趴在地上的那副狼狽樣十分解氣,齊聲要求嚴懲不貸!
  鐘誠嘴角上的鮮血還在不住地往下滴,染紅了他珍愛的藍白花領帶。惠子看在眼里,疼在心中,她拋卻了一切雜念,不再顧及什么“人言可畏”,從小包里掏出餐巾紙給鐘誠輕輕地擦拭。惠子的關心如同給鐘誠注射了一支止痛劑,疼痛立刻減輕了許多,他向惠子投過一個會心的微笑,接過她手里的餐巾紙,一邊擦拭嘴角一邊大聲地問那幾個小偷:說,那件高檔羽絨服到底是買的還是偷的?
  這幾個人都是慣犯,這樣的場面已經經歷過幾次。他們心里明白,落在這個文招武勢樣樣精通的人手里想要脫身勢比登天,不說實話只會招來更多的痛苦,那個偷羽絨服的小偷只好如實的答道:是偷的。
  鐘誠又問道:塑料袋里的另一件呢?   小偷答:也是偷的。
  鐘誠再問:偷誰家的?
  那青年沒有立刻回答,低著頭往上翻著一雙賊眼向四周看看,見沒什么動靜,才小聲說:就是你里面的第三家。
  抓住小偷現行,偷兒們往往被憤怒的受害者痛打一頓出氣,這并不合法,卻常常發生。小偷不敢立刻說出他偷盜商場的名字就是這個原因。
  樓上的混亂驚動了樓下的保安,保安上樓來看住這四個小偷,打電話叫來警察將他們帶走。
  鐘誠的機警挽回了惠子近千元的損失,惠子的心里熱乎乎的,對鐘誠的仰慕之情猶如滔滔江水再加上小河流水。心想,與這樣的人生活在一起該多好,一輩子都不會被人欺侮,惠子剛想到這里,兩朵紅云便悄悄地飛到臉上。
  臘八前兩天鐘誠和惠子下午都要到貨。鐘誠換休半天,叫妹妹借機在家處理家務,他也有時間將自己和惠子的包裹扛上樓來。
  營業時間他們需要接待顧客,只有下班之后才有時間打開包裹。鐘誠和惠子整理新到的服裝花去了兩個來小時,到他們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盛夏的晚上八點,高緯度的呼倫貝爾在晴好天氣里可以看到太陽還掛在西邊蔚藍色的天空,離夕陽還早呢。而春節前的呼倫貝爾晚上八點,太陽早已收起它的光芒,從山后坡下去已好幾個小時了。
  惠子打開小窗向外一看,沒有月亮的夜晚陰沉沉的漆黑一片,馬路上行人稀少,街道兩旁的路燈慘淡無光。北風呼嘯著一陣緊似一陣地在大街上刮過,發出千奇百怪的叫聲,她想起傳說中駕馭著北風飛來的妖怪,心里頓生恐懼。
  惠子住的那個明月小區一到晚上就沒有多少行人,這幾天路燈還壞了。惠子生性膽小,不敢在這個充滿變數的黑夜里一個人回家,躊躇了一會,把已經鎖上的卷簾門又打開,她決定今夜就住在店里不回家了。
  今天,惠子要看看鐘誠會不會主動送自己回家。惠子是個自尊心很強的姑娘,她認為,人家不主動送說明人家不在乎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向人家提出要求,只會落個難看。
  鐘誠談過戀愛,知道惠子心里在想什么,他看了一眼在二樓那一頭抽煙的打更人,一邊換衣服一邊對惠子說:多少英雄都拜倒在美女的石榴裙下,我不是英雄就更逃不出這個大格了。別著急,我換完鞋就送你回家。惠子對鐘誠的恭維感到很愜意,趕緊又把卷簾門鎖上。
  他們一邊走一邊談心,自從鐘誠幫助惠子調整經營戰略之后,惠子的生意經營得有聲有色,利潤不斷增加,終于擺脫了過去那種慘淡經營的局面,鐘誠從小偷手里把高檔羽絨服給她奪回來的事更讓她心動不已。惠子說:鐘哥,我真的很感謝你,明天我請你吃飯?
  鐘誠說:不用請也不用謝,我的風格雖不怎么高,可還是崇尚義薄云天的氣概,幫助別人的同時也安慰了我自己,你不必在意。
  鐘誠為了顯示他與惠子的親近,又提起了那頓午飯,他說:你知道,我從來不吃小商販賣的盒飯,那個星期天中午,若不是你給我送來飯菜我可真要餓肚子了,我還得感謝你呢!
  惠子問鐘誠:你的那身功夫都是在部隊學的嗎?一個人抓住四個小偷,沒有點真本事是絕對辦不到的。你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業主們也都贊揚你身手不凡呢!
  他們談完生意,又慢慢地說到了家庭,惠子說:鐘哥,你家嫂子也是個好人,她要復婚你就讓她回來吧,世上哪有不犯錯誤的人。
  一提起他前妻鐘誠就傷心。鐘誠曾經有個幸福的家,可是后來妻子李珍受到利益的誘惑置夫妻之情于不顧傍上了別人。
  情夫貪戀李珍貌美,送給李珍許多她夢寐以求的東西。李珍雖有一副華麗的皮囊智商卻不高,幼稚地把情夫在她枕邊的海誓山盟當成了愛情誓言,一心等人家娶她。她的情夫辦好了春節前就去非洲的簽證,走前給了她一筆錢。她情夫的本意是這筆錢作為結束關系的封口費,由于怕她糾纏沒有把這筆錢上負載的真意告訴她。
  李珍被“做一個有錢人闊太太的夢想”攪昏了頭,一廂情愿地理解為人家要娶她,叫她用這筆錢裝扮一下自己。春節過后民政局剛上班,就急急忙忙地與鐘誠去民政局辦理了離婚手續。
  是李珍的虛榮心害了她與鐘誠的家,其實受到傷害最重的還是李珍自己。
  鐘誠對惠子說:從我與她相識那一天起就一直把她當作好人,結婚后把店里的一切都交給了她。她傍上了別人后就把我的流動資金和大部分銷售貨款悄悄地轉移到她的秘密賬戶上,使我蒙受了巨大的損失。她是因為人家把她甩了才又要與我復婚的,我怎么還能與她在一起生活!
  你若是決定不與她復婚,就應該早點走出生活的陰影,開始新的生活。不要總是那么畏首畏尾、無故自卑。惠子說完這句似批評又似哀怨的話突然感到今晚的北風分外寒冷,后悔沒把大衣穿回來,將身體又向鐘誠靠緊一點。
  惠子的大膽接近讓鐘誠心里微微一震,再想想惠子這大半年來對自己的關心和剛才說的話,似有以身相許之意,這讓鐘誠熱血沸騰,欣喜若狂。
  每天下班惠子回家必走的這條馬路柏油路面已經老化,被拉建筑材料的重型翻斗車反復碾軋,瀝青路面許多地方被壓壞,走在街道上不時就會遇到一個坑。
  惠子和鐘誠手上沒有照明的東西,借著星光在黑蒙蒙的大街上慢慢行走,路面上有什么情況誰也無法看清,忽然,鐘誠感到左腳落下去該踩到地面的時候沒踩到地面,他當即喊了一聲:我腳下是坑!同時停住腳步,右腳用力,將身子向后傾斜,最大限度地保持平衡拉回左腳。這一連串的動作說起來需要半分鐘,可鐘誠是在一剎那完成的。
  聽到警告時惠子的一只腳已經邁到這個坑的上面。她沒有鐘誠那能夠躲避地雷的功夫,無法將腳收住,身子向前一傾就要摔倒。鐘誠反應極快,立刻用手抓住了惠子的衣袖,可是她上衣扣子無法承受身體的重量即刻全被拉掉,棉上衣敞開了懷,胳膊就要從袖子里脫出來,身體失去了棉衣的承載快速地向下倒去。鐘誠不敢松開右手,即刻用左手托住惠子的上身,兩只手合攏抱住惠子向路邊移動了一大步,離開了那塊是非之地。
  剛剛擺脫厄運的惠子驚魂未定。她敞著懷,頭靠在鐘誠的肩膀上,兩手緊緊地摟住鐘誠的腰,高高隆起的胸部緊緊地壓在鐘誠的胸前,不敢離開鐘誠半步。   鐘誠聞到了美女的發香,感覺到了美女的體溫,惠子那凸凹不平、富有彈性的胸脯壓得他怦然心動,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突然一下子抱緊惠子,低下頭不顧一切地親吻起來。
  他們就這樣親吻著、擁抱著……
  惠子與鐘誠從春季開始,接觸日漸頻繁,感情不斷地升溫。誰也沒提出建立戀愛關系,那是他們心照不宣,兩個人已經數次在關鍵時刻見過真情,他們的愛情已經是水到渠成的事,不需要再考驗了。
  突然有一天,鐘誠和惠子向同事們宣布他們要結婚了。
  鐘誠與惠子婚后感情融洽、互敬互愛,有事在一起討論,意見統一再辦,兩個人好得像一個人似的。
  鐘誠否絕了惠子把兩個服裝店合并的建議,他讓惠子還經營她那個店,單獨核算,掙的錢供弟弟讀大學,剩余的錢叫惠子存起來,給弟弟買房、結婚用。
  近些天鐘誠忽然發現惠子經常望著什么東西出神,好像有啥心事。問她,她還說啥事都沒有。
  鐘誠知道,惠子沒有別的心事。她與自己結婚后家里就剩下媽媽孤單一人,惠子一定是惦記媽媽才若有所思。其實這件事鐘誠早就想到了,只是沒來得及做。
  這天鐘誠打車來到岳母家,他對岳母說:把你一個人留在這里過日子我實在不放心,你歲數大了,萬一發生點緊急情況你跟前一個人都沒有那怎么成。我早就想把你接到我們家,咱們一起過日子,因為實在太忙耽擱了,為這事,我媽批評我好幾次,說我辦事拖拉。今后,我們家也是你的家,沒有什么事用你操心。你與我媽媽住在一起,你們兩位老人說說話嘮嘮嗑,會免去許多寂寞。你這就跟我走吧,東西先不用拿,明天我和惠子來給你收拾。
  惠子媽媽問鐘誠:惠子咋沒與你一起來?鐘誠說:她得照顧店里呀!
  惠子媽媽隨鐘誠到鐘家一看,鐘媽媽早就把她的床鋪好了,惠子媽媽非常高興。她想,床都鋪好了,看樣子鐘媽媽是真的歡迎我。
  晚上下班,惠子到家一看媽媽怎么來了?正在她驚訝之際,鐘誠捂住她的嘴悄悄地把她拉到一邊,把自己怎么想的、怎么做的都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她。惠子正是擔憂媽媽沒人照顧才總是走神,這回把媽媽接來她就放心了,她突然抱住鐘誠的脖子,到他的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
  鐘誠把事情安排就緒后一個人又動起了腦筋,他在想:怎樣經營才能使服裝店再上一個新臺階?
  (責任編輯 晉銘)

推薦訪問:不厭其煩 不厭其煩
上一篇:【國防大學有個“名師工作室”】國防大學 名師 演講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范文網- 精品教育范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3

大胖彩票 张北县 | 德令哈市 | 吉隆县 | 岳西县 | 左云县 | 镇平县 | 长岛县 | 昌宁县 | 麦盖提县 | 张家港市 | 舟曲县 | 竹山县 | 乌兰察布市 | 赣州市 | 中西区 | 扶沟县 | 金平 | 宜良县 | 绥中县 | 德格县 | 呼图壁县 | 永福县 | 靖远县 | 舞阳县 | 休宁县 | 扎鲁特旗 | 宁明县 | 祥云县 | 府谷县 | 恩施市 | 突泉县 | 阿勒泰市 | 务川 | 富顺县 | 萝北县 | 昌都县 | 宿松县 | 宜阳县 | 宁国市 | 泽州县 | 青海省 | 青川县 | 南平市 | 阳江市 | 安仁县 | 鄄城县 | 孙吴县 | 扎鲁特旗 | 慈溪市 | 镇雄县 | 清苑县 | 东阿县 | 黔南 | 鹿邑县 | 石嘴山市 | 雅江县 | 大姚县 | 施甸县 | 荔浦县 | 松桃 | 射阳县 | 友谊县 | 嘉黎县 | 栾川县 | 曲周县 | 龙山县 | 南宁市 | 玉山县 | 商都县 | 濉溪县 | 利辛县 | 谷城县 | 轮台县 | 吉隆县 | 小金县 | 内江市 | 博白县 | 东平县 | 洪湖市 | 金山区 | 普格县 | 乌兰浩特市 | 同仁县 | 保靖县 | 尼勒克县 | 静乐县 | 云安县 | 聂拉木县 | 临泽县 | 台东市 | 育儿 | 中宁县 | 玉龙 | 金寨县 | 吴桥县 | 莒南县 | 庄河市 | 金川县 | 四平市 | 辽阳县 | 永仁县 | 黎城县 | 奉新县 | 沁水县 | 如皋市 | 黄石市 | 东安县 | 临澧县 | 麻阳 | 秭归县 | 丰都县 | 乳山市 | 洪湖市 | 讷河市 | 屯留县 | 古浪县 | 胶州市 | 小金县 | 屯门区 | 太康县 | 吐鲁番市 | 青岛市 | 南部县 | 仁化县 | 理塘县 | 元阳县 | 平利县 | 铅山县 | 尚志市 | 唐河县 | 洮南市 | 鄢陵县 | 漠河县 | 杂多县 | 象山县 | 凤山市 | 武穴市 | 嘉义县 | 通辽市 | 凤凰县 | 宕昌县 | 汤原县 | 饶河县 | 鹿邑县 | 崇阳县 | 株洲市 | 泰宁县 | 新郑市 | 满洲里市 | 米林县 | 蚌埠市 | 徐州市 | 阳西县 | 澎湖县 | 六安市 | 中宁县 | 甘南县 | 漯河市 | 郧西县 | 琼结县 | 武威市 | 吕梁市 | 黔西 | 阿坝县 | 开平市 | 蚌埠市 | 尚义县 | 霍城县 | 湘潭市 | 扎赉特旗 | 浦县 | 峨眉山市 | 五常市 | 新兴县 | 江北区 | 婺源县 | 甘孜县 | 宾川县 | 湟源县 | 西城区 | 保定市 | 永嘉县 | 龙井市 | 临沂市 | 镇江市 | 桦甸市 | 西贡区 | 安丘市 | 美姑县 | 武宁县 | 西乌 | 鸡西市 | 邵东县 | 峨山 | 邮箱 | 丰镇市 | 梅河口市 | 伊春市 | 鄄城县 | 乐昌市 | 莱阳市 | 黑龙江省 | 元江 | 亳州市 | 襄垣县 | 怀来县 | 新邵县 | 久治县 | 林西县 | 沐川县 | 客服 | 高安市 | 申扎县 | 阜康市 | 深泽县 | 闽清县 | 大连市 | 枣阳市 | 阜南县 | 静乐县 | 贞丰县 | 武宁县 | 正宁县 | 建宁县 | 边坝县 | 霍邱县 | 遵义市 | 元朗区 | 曲沃县 | 诸暨市 | 武陟县 | 广元市 | 成都市 | 万州区 | 商水县 | 大田县 | 淮安市 | 定兴县 | 绵竹市 | 铁岭县 | 万州区 | 安庆市 | 德昌县 | 徐州市 | 深水埗区 | 高青县 | 达州市 | 武定县 | 小金县 | 淳化县 | 荔波县 |